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血染侠衣主角武林苍雨完本无弹窗

血染侠衣主角武林苍雨完本无弹窗

时间:2020-03-25 21:34:49编辑:刺豚 作者:恋恋舞侠情 人气:

《血染侠衣》作者:恋恋舞侠情,武侠类型小说,主角:武林苍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被夜无语这么一搅和,众人哪里还有继续比试下去的兴趣?他们更为关注来年重阳哪五位会代表中原武林出战。史之法见众人成堆聚集激烈地讨论

血染侠衣

推荐指数:10分

《血染侠衣》在线阅读

《血染侠衣》 第七十九节 约战绝顶月冥流(三) 免费试读

被夜无语这么一搅和,众人哪里还有继续比试下去的兴趣?

他们更为关注来年重阳哪五位会代表中原武林出战。

史之法见众人成堆聚集激烈地讨论起来,无心于比试,而时间也已临近巳时,便稍作了下总结,宣布今日上午的武林群英会结束。

史之法从擂台上走下,向一旁的逸兴东使询问了一句,便快步朝冷岩所在的屋子而去。

---

冷岩现下便在会场旁的一间小屋里休息。

逸兴南使正为他诊脉,而齐阳则在一旁恭敬地候着,剑眉紧蹙。

“别这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为师还好好地在这里坐着呢!”冷岩看着齐阳的样子,不悦地说。

此时,逸兴南使已为冷岩诊好脉,说:“冷大侠受了不轻的内伤,所幸未伤及内腑和经脉,好好调息并修养几日即可。”

齐阳闻言才舒展开眉头。

“那夜无语也就这点能耐。”冷岩站起身来,问齐阳,“听闻你受了伤,伤势如何了?”

被问及伤势,齐阳忙清了清嗓子,垂首答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哦?是吗?”冷岩明显不信,说,“外伤是吧?衣服解开让为师看看。”

齐阳错愕地抬头,眼中闪过一抹慌张。

见齐阳迟迟不去解衣服,冷岩怒喝道:“怎么?不敢脱?我看你这小子是翅膀硬了,连师父都敢欺瞒了?”

“徒儿不敢。”齐阳一惊,双膝一弯,便跪倒在地上。

逸兴南使见状,忙上前为齐阳说话:“冷大侠,他也是怕您担心。”

“怕我担心?他不知这样瞒着更让人放心不下吗?”冷岩冷冷地道。

齐阳不敢答话,静静地跪在那里用行动向师父认错。

冷岩看着垂首跪在那里的徒儿,暗暗叹了口气,越发觉得心疼。

就在此时,史之法敲了几下门,走了进来。

史之法看了看直挺挺跪在地上的齐阳,又看了看一脸痛心的冷岩,已猜出了个大概。

逸兴南使见门主到来,忙上前行礼,并把冷岩的伤势相告。然后他便告辞离开了。

史之法上前拍了拍冷岩的肩膀,道:“岩,别生阿阳的气了。都怪老夫没把他照顾好,他身上还有伤,让他起来吧!”

冷岩说:“技不如人,没本事也只能怪他自己,和门主你有什么关系?”

虽然冷岩没有提到是否让齐阳起身,但认识他十几年的史之法只需一个眼神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史之法走过去,欲拉齐阳起身,可齐阳怎敢妄动?

齐阳悄悄地推开史之法的手,仍然执意地跪在那里。

齐阳的小动作落入冷岩的眼中,冷岩无奈地暗叹了口气。

他又怎么忍心真去罚这个孩子?

从前他对齐阳极其严格,所谓严师出高徒,也都是为了齐阳好。

可如今这孩子已经长大,懂事明理,在律己方面也无需他操心,他是既欣慰又骄傲。

可唯一有点让他不满意的就是这个孩子太不会照顾自己了。这让他每次见面都会忍不住想好好地教训一顿。

可只有天知道他将一切看在眼里,心有多痛!

“翅膀硬了,师父的话不听便罢了,连门主的命令也敢违抗了!”冷岩厉声喝道。

“徒儿不敢!齐阳不敢!”齐阳忙辩解道。

见他仍跪直身体,冷岩问道:“嗯?这就是你的不敢?”

齐阳不解地抬头看向自己的师父。

“傻孩子,你师父是让你起来。”史之法解释道,并上前拉齐阳起身。

齐阳小心翼翼地看向师父,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才用手撑了下地站起身来。齐阳忙躬身道:“徒儿谢过师父。”

冷岩瞄了一眼齐阳的膝盖,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他从怀中掏出一大一小两个白色的瓷瓶,故作随意地扔给齐阳。

齐阳看着手中的两个瓷瓶,感受到上面残留的体温,心中满是感激,师父每次为自己送药都是贴身收在怀里,唯恐会将它们遗失。

“按时吃药。”冷岩交代道,语气淡然。

“徒儿谨记师父教诲。”齐阳恭敬地说,接着他又问,“师娘近来可好?”

“放心吧!你师娘好得很,就是一天到晚在为你的药忙来忙去的。”冷岩道。

齐阳紧皱剑眉,对因自己让师娘受累而满怀歉意。

冷岩招呼着史之法一同入座,齐阳忙上前为二人沏茶。

只见齐阳提起一旁在小炉上热着的水壶,倒出热水将茶壶烫好,并将茶壶内的水倒至茶船中,然后置茶、注水、倒茶,接着将茶水分入茶杯,双手为二人一一奉上茶水。

冷岩品着茶,满意地点点头,对史之法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阿阳的茶艺怕是要赶超内子了。”

史之法赞同地点了点头。

“今日的晚宴布置得如何了?”冷岩问。

“差不多了,只待魔教动手。”史之法答道,“原本还特地请你过来助阵,没想到月冥流的人突然出现。岩,你的伤势真的不碍事吗?”

“内伤无碍,可惜损耗了大量内力,今晚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了。”冷岩遗憾地说。

“无妨,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那掌是不是打得重了点?”史之法说。

冷岩笑着道:“是重了点,我的右臂还隐隐作痛呢!”

“没想到夜无语竟然已经修炼到‘月冥神功’第四重。”史之法道。

“才数年未见,月冥流已经如此厉害了,难怪敢向中原武林挑衅。”冷岩道,“对于绝顶峰之战,门主可有什么打算?”

“江湖中人才济济,相信各门派届时会推荐出合适的人选。”史之法道。

“那咱们逸兴门有什么推荐吗?”冷岩笑着问。

“这可就要问问咱们的冷大护法了。”史之法笑着道。

“哈哈!”冷岩笑了起来。

齐阳闻言一惊,他一直知晓逸兴门有两位隐身于幕后默默支持门主的鬼面护法,可没想到自己的师父居然是其中的一位。

史之法见齐阳挑眉惊讶的模样,问道:“阿阳还不知此事?”

齐阳摇了摇头。

冷岩道:“我没主动提过。门主也没说过此事吗?”

“他没问老夫也没有特意说起过。”史之法捋了捋胡须说道,“至于另一位护法……改天见到了,老夫再给阿阳引荐。”

提到另一位护法,冷岩突然不作声了。

史之法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说:“阿阳,你也有多时未见师父了,你们好好叙叙吧!老夫还有点事务要交代下去。”说完,史之法便离开了小屋。

而冷岩则向齐阳询问起这大半年来的际遇。

血染侠衣

血染侠衣

作者:恋恋舞侠情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血染侠衣》本书层次鲜明,情节感强,容易使读者理解,喜欢!加油,希望可以更加努力!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