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血染侠衣》主角武林苍雨小说大结局

《血染侠衣》主角武林苍雨小说大结局

时间:2020-03-25 21:34:48编辑:落俗 作者:恋恋舞侠情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恋恋舞侠情的原创小说《血染侠衣》,主角武林苍雨,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 “既然是小门派,还敢这么嚣张?”俞少华被挑起了怒火,对着对方吼道。“怎么?阁下是看不起小门派吗?”那男子冷冷地问道。“废话少说,

血染侠衣

推荐指数:10分

《血染侠衣》在线阅读

《血染侠衣》 第七十八节 约战绝顶月冥流(二) 免费试读

“既然是小门派,还敢这么嚣张?”俞少华被挑起了怒火,对着对方吼道。

“怎么?阁下是看不起小门派吗?”那男子冷冷地问道。

“废话少说,有本事放马过来!”俞少华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俞少华的话音刚落,那男子便以极快的身法欺近他,在俞少华还未做出任何反应之前一掌猛击向他的腹部。

紧接着,那男子一个旋转,闪到俞少华的背后,又是一掌劈向他的背部,掌掌劲道十足。

俞少华惨叫一声,重重地向前飞了出去。

逸兴北使见情况不妙,赶紧飞身过去,一把接住俞少华的身子。

齐阳心中一惊:“这招不是西域月冥老人的上品功法‘纵横劈’吗?而从这招的威力来看此人至少已练至大成!”

逸兴南使也已赶过来,为已陷入昏迷的俞少华把脉诊断。

只见逸兴南使把完脉,剑眉紧蹙,立即封住了俞少华身上几处要穴。

“这位大侠,武艺切磋,点到为止,没必要下这么重的手吧?”逸兴东使走近那男子,肃然道。

“比武还要点到为止?难怪你们中原武林会如此脆弱,不堪一击?”那男子嘲讽地说。

此无礼的挑衅一出,整个会场立刻骚动了起来。

多位掌门更是愤怒地站了起来,想要给这个狂妄之徒一点颜色瞧瞧。

四位逸兴使者已经全部跃上擂台,控制会场的秩序。

史之法走上擂台,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位朋友,此言差矣。”史之法洪亮的声音响起。

“阁下是当年名震武林的史之法前辈吗?如今的逸兴门门主?”那男子拱手行礼道,“家师多次提起前辈,久仰大名。”

“老夫正是史之法。不知这位朋友怎么称呼?”史之法道。

“区区夜无语,来自西域小派月冥流,师从月冥老人。”夜无语答道。

“原来是月冥老人的高徒,人称‘月冥三子’的夜无语夜大侠。”史之法道,“适才阁下评论我中原武林脆弱不堪一击,这点还请夜大侠说明清楚。”

“夜某随口一言,史前辈莫要太过认真。家师听闻逸兴门召开武林群英会便派夜某前来观摩学习,没想到这擂台之上,各派精英所展示的招式软弱无力,令区区大感失望。”夜无语道。

“中原武学博大精深,贯穿其中的武术精神乃谦逊有礼,且我武林各派之间同气连枝,情同手足,相互切磋武艺,交流武学心得时自是不忍下重手,点到为止即可,又何必拼个你死我活呢?”史之法道。

“原来如此,看来中原与我西域差别还是挺大的。我们竞技场上皆奋力对敌,成王败寇乃铁血规则。”夜无语说,“可惜了,原来还想趁此机会领略中原武学的高深莫测,不想各位都不敢放手一搏。”他说着,转头挑衅地看着在场的各位。

“夜大侠难得来一趟中原,怎可拂了阁下的雅兴?老夫这里倒有几位得力的手下。”史之法说着,转向逸兴东使的方向道,“东使。”

逸兴东使上前,道:“在下向夜大侠讨教几招。”

“算了吧!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夜某可没兴趣出手。”夜无语口气冷淡地说。

“你!”逸兴北使忍无可忍正待发作,却被逸兴东使一个眼神制止下来。

“夜大侠,莫要随意中伤他人。”史之法道。

“史前辈可不要误会。我西域鄙俗之人最讲究的是诚意,特别是这至高无上的武艺切磋。”夜无语看向场上各门各派,接着道,“听闻逸兴门几位使者武艺不凡,除此之外,难道真的没有一个敢出手与夜某搏命较量一番的吗?”

会场骚动再起,但适才那些想要给夜无语颜色瞧瞧的人终究还是没有站出来。

玉箫公子正待起身迎战,却被两位手下一左一右紧紧拉住。

“公子,此人武艺高强,您还是静观其变吧!”葛飞不怕死地低声道。

“是的,公子,您可不能受伤。”李云连忙一起劝阻。

“难道本公子还怕了他不成?”玉箫公子说。

玉箫公子正要挣开两个手下时,齐阳开口道:“玉箫兄不要冲动,让在下先去会会他。”

接着,齐阳提剑起身,一跃而起落在擂台之上。

齐阳一现身,在场众人一阵欢呼,许多识得齐阳之人暗暗松了口气,想着终于可以给那个西域人一些教训。

“在下……”齐阳刚要开口,却被打断。

“下去!”史之法冷冷地道。

同时,逸兴东使举起手臂拦在齐阳身前,阻止他上前。

“这又是怎么回事?”夜无语看着眼前的几人问道,语气中透着一丝嘲讽。

“让一个小辈出手,岂不是把‘月冥三子’之三的夜大侠给看轻了?”一个狂傲的声音由远及近而来。

“狂侠!”会场里有不少人认出了刚刚飞身落在擂台之上的中年男子。

“是你?冷岩!”夜无语冷冷地说。

“四师弟,二十多年未见,还记得大师兄我呀!”冷岩笑着说。

“冷岩,你早已被师父逐出师门,你我就不必再以师兄弟相称了。”夜无语冷冷地道。

“哈哈!说的也是。那么夜大侠,今日就让冷某来领教一下阁下的神功吧!”冷岩狂傲地说。

狂侠话音刚落,史之法便示意擂台上的其他人全部退下。

四位逸兴使者拉着神色复杂的齐阳下了擂台。

适才因狂侠的现身而喧闹起来的会场也再次恢复平静,众人期待着这场象征着中原武林与西域武林的大对决。

冷岩一身玄色衣袍,衣袂在风中飘动。他看着夜无语,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哪里像是正准备与高手决斗。

而反观夜无语,他则是一身淡紫色的西域服饰,未束的长发随风飘扬,双目死盯着眼前的对手。

突然,夜无语一声尖啸,拔出背在背后的大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欺身上前。

冷岩也毫不含糊,拔出暗卷在腰间的软剑应敌。

灵儿目瞪口呆地看着交织在一起的一黑一紫两道身影,双方出手都是极快,快得她根本看不清二人的招式。

灵儿转头看向擂台下被东使拉住臂膀的齐阳,只见他神色凝重地看着擂台之上,眉宇间透着浓浓的担忧。

当灵儿将视线再次投向对决中的二人时,二人已交手过了百招,胜负未决。二人的实力相当,再打下去恐怕也难分胜负。

时间慢慢地流逝,擂台上的身影时而分开,时而交错,看得灵儿有些眼花。

擂台之下,会场出奇地安静,武林人士皆屏息注目,生怕惊扰了交战中的二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已从刀剑技艺的比拼晋升到内力的对抗。

只见冷岩力贯软剑正与夜无语的宝刀相抗衡。

剑是闻名江湖的殉天神剑,刀是闻名西域的斩魂宝刀,两柄利器皆是兵器中的极品,锋利异常,坚不可摧。

然两者相见,必有一伤。

此时,刀剑均被贯以强劲内力,二者相触并无损伤,但一旦一方内力耗尽,刀剑必毁其一,而刀剑毁,人亦亡。

众人明白这场比试已经到了殊死相搏的时刻,两人中必有一死。

时间仍在悄然流逝,对抗中的二人均已汗如雨下,濒临强弩之末,这场对决胜负即将揭晓。

这时,史之法飞身跃上擂台,朗声道:“中原武学与西域武学各有千秋,两位又何必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今日老夫向二位讨个薄面,就此收手,如何?”

冷岩和夜无语哪有闲暇应答,史之法也没有给他们应答的机会,便两掌运力在胸前比划了起来。

在场的几位年长的掌门人皆是一惊,知道史之法使用的正是他二十多年前震撼武林的上品掌法“向阳混坤掌”。

一道强劲的内劲自史之法的掌间发出,生生打断了冷岩与夜无语之间的对决,他们二人同时被这道强劲的掌法击退数步。

见二人就此分开,全场的众人才放松了紧绷已久的神经。

逸兴东使与逸兴南使已飞身过去,分别扶住了冷岩和夜无语。

夜无语用袖子拭去嘴角的血迹,恨恨地挥开逸兴南使的搀扶,向前一步道:“狂侠冷岩果然名不虚传。”

冷岩狂傲一笑,道:“夜大侠过奖,阁下的‘月冥神功’第四重已修炼得炉火纯青,冷某佩服!”

狂侠任由逸兴东使搀扶着,也未去擦拭嘴角溢出的鲜血,正如江湖传言中那般随性,无惧世人的眼光。

“今日见识到两位的绝顶神功,乃老夫及在场各位武林同道之幸。”史之法道。

“行了,行了。你们中原人都这么啰嗦吗?”夜无语不客气地打断史之法的话,说,“夜某前来中原,还有一事,便是奉家师之命递上战帖。”说完,他从怀中取出一封信函,交给一旁的逸兴南使。

从逸兴南使手中接过信函,史之法通阅后说道:“月冥老人代表西域武林向中原武林下了战书,约定明年重阳于天山绝顶峰挑战中原高手。中原与西域将分别派出五名年轻一辈的高手作生死对决。”

此言一出,整个会场沸腾了起来。

“怎样?中原武林可敢应战?”夜无语讥讽地问道。

“自然应战!”

“咱们中原武林还怕了他们西域武林不成!”

“到时定让他们瞧瞧咱们中原武林的厉害!”

“不错,不错!”众人皆斗志高涨,纷纷表示同意。

“既然如此,老夫便擅作主张替中原武林接下了这个战帖。”史之法道。

“嗯。任务完成,夜某告辞。”说完,夜无语毫不停留,飞身离去。

血染侠衣

血染侠衣

作者:恋恋舞侠情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血染侠衣》女人奴吗,种马文,想打死这个主角还有作者,看的好气,感觉主角就是个流氓痞子,不能直接把麻烦根除吗?非要等,我等你吗啊,凑字数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