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邪魅总裁的囚奴

更新时间:2020-01-22 22:29:12

邪魅总裁的囚奴 连载中

邪魅总裁的囚奴

来源:落初 作者:阿德拉猪猪 分类:言情 主角:妍秦沐 人气:

主角是妍秦沐的小说《邪魅总裁的囚奴》此文是阿德拉猪猪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给你一个机会,从此以后呆在我身边,做我的情人。”  “不。”  “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不要试着去挑战我,相信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幽深的双眸一抹戾气一闪而过。  “乖宝宝,这样做就对了,做无谓的反抗只会让自己自取其辱,只要你肯乖乖的呆在我身边,我会给你这个世界上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见义勇为的她,冒死救下了他,他不但不知恩图报,竟然还将她囚禁起来,差点将她QJ,更是设计陷害她变成他的宠物奴隶。  从此被他一生盯上,日日折磨。  从小就一心一意的喜欢着的男子,没想到却成了伤害她最深的人,刚跳出一个狼口,却被他亲手推入另一个虎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楚御悠闲的躺在摇椅里面看着书,面前的小茶几上放着几碟精致的小点心和一壶上等龙井,茶香溢满鼻尖,窗户外的海风拂面而来,轻轻地吹开楚御的刘海,露出了,他光洁漂亮的额头,就是天使,都忍不住想要上去亲一亲。

妍西从房间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美人看书图,小心尖儿又忍不住狠狠地颤了颤,诶,妖孽啊,这张脸得祸害多少人啊。

昨天妍西想了想,越想越觉得楚御这个人很危险,虽然这段时间与他相处的时候,都还算相安无事,可是却依然无法掩藏他身上的黑暗气质,就像百兽之王,现在再怎么温顺,但却永远都改变不了嗜血的本Xing,只要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你的血液冷凝。

必须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以后再也不要和这个人扯上任何关系了。

深吸一口气,谄媚的笑着走到楚御面前,“楚美人”。

阴风阵阵,几把暗剑唰唰唰从脸上飞过,看到某人杀人的目光,才发觉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换上一副更掐媚的笑脸,“楚少爷,您不要生气,要知道您长得这么的玉树临风,气宇轩昂,天上仅有地上绝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万物在你面前都要自行惭愧,刚刚一激动之下,不小心冒犯了您,还望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的无心之举”,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一直站在楚御身后的王聪,忍不住绷紧了脸,原本就面瘫的脸,此刻显得更加的面瘫。

可是楚御却很受用,看着面前的妍西像只小狗一样摇尾摆乞的刻意讨他欢心,自昨天起就很不愉快的心情,此刻都烟消云散。

“哦,既然本少爷令你这么着迷的话,那就做我的宠物”。

不是征求,不是询问,而是命令。

不是女朋友,不是情人,而是宠物。

昨天是情人,今天是宠物,得寸进尺,不知羞耻,自大狂妄这几个字在在他身上展现得淋漓至尽,妍西感觉到胸腔都快气炸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请问你到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我连你的情人都不屑做了,怎么可能脑残到去做你的什么狗屁宠物!”

屋内全部几十双眼睛刷刷的看向妍西,那个一向讨厌女Xing的少爷竟然破天荒的主动要求女人做他的情人?!而这个女的竟然还拒绝了他,而且还拒绝得这么彻底!

在妍西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楚御压倒在了地板上,“宝贝,不要试着去挑战我,相信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幽深的双眸一抹戾气一闪而过。

妍西的手脚被制得死死的,无法动弹分毫,楚御的手正在她的脖颈上游走,她知道,只要他肯,取走她的Xing命只是两三秒的事,突然意识到,他和那天晚上要枪杀他的男人,都是同一类人,他们都一样强大,一样阴狠,被他们盯上的人,就犹如猎豹眼中的羚羊,必死无疑。

“那你先起来,我们有话好好说,”努力地压抑住心底的恐惧,妍西轻声说道。

“好,谅你也不敢在耍什么小动作,”亲了亲她的唇,重新坐到沙发上。

妍西慢慢站起来的同时,脑袋也急速的转起来,这里是一座孤岛,能离开这里的交通工具只有直升机,就算能避开他的眼线,偷偷逃到直升机那,自己不会开飞机,那只能白搭,直接正面跟他冲突的话,吃亏的只有自己,也许还等不到离开,就会尸沉大海了,眼下只有他能够让自己离开了。

“在想什么,在我面前最好别打什么歪主意,”楚御冷冷的开口。

“怎么会呢,我刚刚只是还处于后怕中,怎么还敢在你面前打什么歪主意,”妍西急忙摆手解释。

“恩,过来,”朝妍西勾勾手。

妍西乖乖的走过去,还未站稳,就被楚御一把捞进怀里,靠在她的耳边,似情人间私语,“乖宝宝,这样做就对了,做无谓的反抗只会让自己自取其辱,只要你肯乖乖的呆在我身边,我会给你这个世界上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伸出双手主动环上楚御的腰,“那,你会给我世界上最漂亮的衣服吗?”

“恩,”温柔的将她额前的发丝勾到耳后。

“会给我世界上最昂贵的珠宝吗?”手已经顺利触碰到了冰冷坚硬的枪。

“恩,只要宝贝想要的,我都会给,”语气里透着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震得一屋的人都在怀疑天是不是要下红雨了,杀人不眨眼,冷血无情的狱帝也有温柔的一面。

“我想我刚刚肯定是脑袋还没睡醒,才会做出那种蠢事,我想通了,跟在少爷身边,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过上世界上最舒服的生活,这可是很多女孩求都求不来呢。”手下一动,枪顺利的到了手里。

“聪明的女孩,如果早点想通,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宝贝,叫主人,我就当刚刚的事没发生过,”埋首在妍西的发丝里,Xing感的声音魅惑着妍西。

“主人,我想倒杯水喝,行吗?”软软儒儒的声音,听得楚御的心都软了。

“恩,去吧,”松开了双臂,在转身的瞬间,枪已经藏在了衣服底下。

妍西走到茶几边,拿起杯子,立刻朝着身后凌厉的射出去,不愧为楚御身边的人,王聪以最快的速度为楚御挡掉杯子,趁现在,她立刻飞身踢向沙发上的楚御,楚御伸手挡开,反手握住她的脚腕,她飞出手里的另一个杯子,楚御倾身抬腿踢掉杯子,趁着楚御松手,另一腿用力的踢向握着脚腕的手。

楚御手腕一痛,松开了手,她伸手拿过一个抱枕,朝王聪的脸上掷过去,趁着他双手阻挡的那一刹那,撑开双手按住沙发背,凌跃而起,抬脚狠狠地踢过去,王聪直接被踢到了墙角。

在空中轻掠而过,稳稳地落在了楚御的身后,将抢抵住他的太阳Xue上,同时另一只手扼住他的咽喉,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全都不许动,否则我马上就开枪。”妍西低沉着声音警告道。

“立马准备一架直升机,送我离开这里,否则我就打爆他的头,”

啪·啪·啪,紧张寂静的大厅里想起了几声突兀的拍手声。

妍西对于楚御的行为感到吃惊,明显已经把他逼到死角了,为什么他还这么镇定,甚至于说是整个人都很闲散的斜倚在沙发上,这种情况令她感到惊慌,终觉得自己才是那个被拿着枪指着头的人。

“你拍什么手?”

“为你的精彩表演,”楚御挑挑眉,说道。

“表演?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

“哈哈哈···,宝贝,你尽管开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都死到临头了嘴巴还这么贱,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枪口对着楚御的肩膀,扣动扳机,“咔嚓。”

没有预期中的鲜血直流,妍西槽了,怎么回事,怎么会是一把死枪?!

“哈哈哈···,”楚御的双肩不停的颤抖,左手抬起,妍西看到了手里的东西,那是弹夹,什么时候到他手里的?!

“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弹夹会在我手里?”

“很简单,就在你成功偷走我的**之后,我也效仿你取走了里面的弹夹。”

妍西这时可以说是恐惧了,他的身手竟然好到如此地步,什么时候取走的弹夹,连一向感官敏锐的我都不知道,这么说,刚刚的一切,都是他故意的,就是为了看自己像猴子一样耍杂技。

“宝贝,你就是不听话,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招吗,这样只会让你死的更惨,”

“你闭嘴,就算没有枪,我现在要取你的Xing命也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哦?算算时间,药效也差不多该发挥了,”

刚说完,刚刚被楚御握住的脚腕立刻传来一阵钻心的痛,如同千万只蚂蚁在脚骨上啃噬,撕咬。

“呃,好痛!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妍西痛得浑身冒冷汗,双手把脚腕处捉的死死死的,仿佛这样能减缓痛苦。

“是不是觉得脚腕处如被万虫嗜咬般疼痛,知道为什么吗?”

“···”,脚腕上变得灼热无比,仿佛要生生将脚腕处熔化。

“刚刚我捉住你的脚腕的时候,已经给你的脚踝处涂抹上了一层噬心散,那是用世界上最毒的五种生物秘制而成,用得对,能解百毒,用不对,就是这世上最毒的毒药,”

“那我为什么会中毒,”脚腕上的疼痛此时正往上蔓延扩散,不知道什么东西正由血管不停地往外挤压,似乎要将身体撑裂开来,身体开始发冷,痒痛顺着毛孔钻进了骨头,想抓又抓不着,妍西疼得身体不禁在地上打滚。

“噬心散与情毒散是相攻相克的,两者混在一起,能变成最毒的毒药,很不巧,你拿到的枪上就涂有情毒散,你拿到抢的时候,情毒已经顺着你的血液蔓延开了,”楚御的嘴角泛着冷笑。

“原来,呃,这一切都是,你,预谋好的,”万箭穿心,万针刺骨形容的就是她现在的感觉,嘴唇处已经被咬破,染满鲜血,可是她却浑然没有感觉,依旧死死的咬着唇,全身上下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血痕,都是被抓出来的。

“宝贝,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懂得珍惜,那就不能怪我心狠手辣,”耸耸肩,楚御一派无辜,一脸的无奈,似乎他也是被逼无奈的。

“你,混蛋!,”此时的妍西双目血红,目皉欲裂,头脑里一片蚊蚁萦绕的振翅声,“嗡嗡嗡,嗡嗡嗡···,”由小逐渐变大,最后变成巨大的轰鸣声,对外界的感知渐渐地变弱,可是却依然能够清醒的感受到身体上非人的痛苦。

什么叫生不如死,现在就是。

“救我···”声若细蚊,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恩,我可以救你,但是我有什么好处?”

“那这样吧,你把你自己卖给我,从此往后,心甘情愿当我的奴,”楚御慢悠悠的说道。

“恩,”妍西此时已经气若游丝,身体不停的抽蓄,痛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她连楚御说什么都听不清,只是在胡乱的应着。

摆摆手,王聪拿着一份合约来到妍西面前,拿把小刀迅速的在她的大拇指上划了一道,在合约的右下角,压了上去,妍西的卖身契约就这么成了。

随后在妍西的嘴巴里塞进一块红色的药丸,合上嘴,下巴一仰,药丸就顺着食道滑了下去。

不多久后,身体的疼痛慢慢退去,妍西昏睡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