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萌妃爬上墙,邪王勾进房

更新时间:2020-02-06 12:48:16

萌妃爬上墙,邪王勾进房 连载中

萌妃爬上墙,邪王勾进房

来源:落初 作者:南山璎珞 分类:言情 主角:唐明白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萌妃爬上墙,邪王勾进房》的小说,是作者南山璎珞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是史上最不像杀手的顶尖杀手,亦是丞相府恶名昭著的千金小姐;他,是史上最不像神医的绝世神医,亦是南国民间传言中残废不举的失意王爷。【片段一】某女:“叔叔,我的风筝掉你院子里了,你帮我找一找好不好?”某爷:叫哥哥。【片段二】某女:(惊讶)你不是病人吗?怎么成神医了?某爷:(风度翩翩)你难道没听说过,久病成医?【片段三】某女:(咬牙切齿)是谁说的庆王殿下那什么什么不行?!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某爷:(邪魅一笑)为夫行不行,娘子不是亲自试过了吗?莫非是嫌弃为夫不够卖力?这是一个由爬墙引起的吃货萝莉和大龄王爷命中注定的相遇相知,相爱相守,风雨同舟,携手笑傲天下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光如水般匆匆流逝,一眨眼唐安居已经“离家出走”有十天了。

十天里,唐安居吃吃喝喝,小日子过得只有那么惬意了。用唐安居自己的话来说:“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最梦幻、最理想的日子,如果这是一场梦,就让我永远都不要醒来吧。”

至于唐乐天,把她送到这里的第二天,唐乐天不知因何事心急火燎地跑来,一再叮嘱她,要乖乖待在山庄里,不要乱跑,而后便匆匆忙忙地离去。

因此,接下来的日子,唐安居就如一匹挣脱了缰绳的野马,无拘无束,在山庄里任意遨游,玩耍。

而在这段日子里,唐安居也无意中发现,原主的容貌与她原来的容貌竟然十分相似。只是――

唐安居回想起自己十四五岁时的光景,那时候的自己,面黄肌瘦,严重营养不良,一头乱蓬蓬的长发宛如枯草,全身上下唯一有神采的地方,大概就只有她的眼睛了。

唐安居记忆中自己十四五岁的模样,当然于原主眼下的模样迥然不同。

之所以得出原主的相貌和她十分相似的结论,是因为,唐安居后来开始单独执行任务之后,利用自己赚到的钱,在很短的时间里将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唐安居慢慢发现,自己似乎天生属于长不大的那种体质,用二十一世纪流行的话来说,就是“童颜”。一直到她二十多岁,每个第一次见到她的人都会问:“妹妹,在哪里读初中/高中呀?”

记忆中,那时自己的容貌,与现如今原主的容貌别无二致。

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唐安居正在“安居人间”里的人工湖里抓鱼――她专门问过山庄里的下人,并且再三确认过,这山庄里所有湖里的鱼都是可以吃的。

她把下人全部遣散,不让他们跟着,自己蹲在湖边朝湖心张望――以她的经验,大鱼一般都不会离岸边太近的。

为此,唐安居特别准备了足够长的鱼网――带竿子的那种。

其实,唐安居完全可以用鱼竿垂钓,但她嫌那种方式麻烦,而且效率极低,不像用鱼网,立竿见影,捞着了就是捞着了,没捞着就是没捞着,干净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其时,唐安居正慢慢地将带有网子的一端往湖心顺去,手中竿子一节一节地往湖中心探去,不经意一低头,看见清绿色的湖水中自己清晰的倒影。

唐安居愣了愣,左手架着伸出去一大半的竿子,右手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看向光可鉴人的湖面,发现自己没看错,也没有出现幻觉,唐安居更加觉得匪夷所思。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两人明明没有任何关系,却长得一模一样?难道真的存在所谓的平行世界?还是,她真的跟唐家有某种隐秘的关系?

失神的瞬间,手里的动作不自觉地放松,竿子如风中的烛火,摇曳了两下,不甘地往湖面倾斜而去,“呼”地一声落下,激起的水花四处飞溅。

“啊――惨了惨了……”唐安居醒过神来,惨叫一声,哭丧着脸,哀号着将那长得过分的竿子拖起来,苦恼地看着大半截都湿漉漉且一无所获的鱼网,沮丧地蹲下身子,将头伸到湖边,对着湖中自己的倒影呲牙咧嘴。

“这里不行了,刚才那一下肯定把这里的鱼都惊动了,还是换个地方吧……”唐安居说着,将鱼网竿子扛在自己小小的肩膀上,思考着接下来要去哪里。

前思后想,冥思苦想,唐安居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此地最好――也是,这个地方原本就是唐安居千挑万选,万中挑一才选出来的的好地方,她原本还指望着在这里长期作战呢。

“这湖就这么大点,鱼们想跑也跑不到哪里去,所以,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嗯嗯!一定是这样的!”唐安居一边自我安慰,一边自我肯定道,还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做好了对自己的心理建设,唐安居心安理得毫不犹豫地转身,动作迅猛地将手里的竿子甩出去,只听“啪嗒”一声,比刚才激烈十倍的水花溅了唐安居一头一脸。

“呸呸呸!”唐安居手忙脚乱地擦着溅到自己脸上的水,口中尝到一些水草和鱼的腥气,连忙转过头吐了几口口水。

然后,唐安居撒气一般,抓着手中长长的竿子,发了狠劲儿,如同搅拌一锅浆糊似的,用力地在湖里翻搅着。

某一刻,忽然感觉手里的阻力大了些,唐安居两眼发光,猛地将竿子往上一提,鱼网渐渐露出水面,鱼网里活蹦乱跳地亮出白肚皮的,可不就是活生生鲜嫩嫩的鱼?

唐安居眉眼都弯成了月牙,笑容可掬地一边后退一边将手中竿子往回收,脑海中鱼的一百种做法一一闪过,清蒸?红烧?煲汤?还是做成鱼干?

唐安居心情激动地仔细点了点自己此次的收获,唔……不算多,但也不少了,能吃的就三条,不能吃的,唐安居一手一个,一条一条都扔回湖里,等着将来养肥了再吃……

兴冲冲地提着三条还在死命挣扎的鱼,唐安居径直朝着距离此处最近的厨房一路小跑而去。

别误会,唐安居可不是要自己下厨,事实上,唐安居的厨艺堪称古今第一惨绝人寰惨不忍睹。唐安居曾亲自下厨,宴请她在组织里关系最铁的姐妹,结果那姐妹刚刚吃了一小口,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看着唐安居闪着星星眼的期待眼神,沉默了片刻,淡定地给自己倒了一大杯白开水,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了个精光,连着那一小口饭菜囫囵着吞下,半晌,咂了咂嘴,又倒了一杯白开水,一口气喝完,这才神色复杂语气诚恳地对唐安居说了以下这样一番话:“糖糖,你真的……很敬业,只是,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糖糖,是唐安居前世的死党对她的昵称。

唐安居的死党名叫白流苏,鉴于死党对自己的称呼,唐安居简称白流苏为苏苏。

唐安居不明白白流苏为何突然夸自己敬业,注意力却放在了最后一句话上,特别认真地问:“什么事?”

“以后,请不要把这种敬业精神用在我的身上!”白流苏神色痛苦地用手指了指眼前一大桌色相诱人的却完全无法入口的食物,不!在死党的眼里,那已经不能算是食物了,而是一大桌罂粟,美丽,却带有剧毒。

“啊?”唐安居呆滞了三秒,慢慢回过味来。

她的职业是什么?不就是杀手?敬业,不就是擅长杀人?白流苏的意思是,她做的饭菜会毒死人?

“有这么夸张?”唐安居有些心虚,忐忑不安道。

“一点都不夸张。”白流苏说这句话的时候,又喝下了一杯白开水。顿了顿,白流苏补充道:“已经很抬举你了。”

这真是神一样的补刀,唐安居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不会吧……我做了一早上啊,看起来还是蛮好的嘛……”唐安居不甘心地用手指戳了戳自己面前画卷一般美丽的食物,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厨艺水平居然差到白流苏连用来捉弄她都没有兴趣。

“你也说了那是看起来,只是看、起、来,而、已。”说到后来,白流苏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见唐安居不信邪地拿起筷子要尝一口,白流苏难得好心地提醒她:“我劝你还是不要试了,干咱们这一行的,最好的结局就是功成身退,寿终正寝。若是自己把自己给玩死了,那真是太没有面子了,”说着,白流苏心有余悸地指了指面前如诗如画,看着就让人很有食欲,实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食物,慢慢道:“而且像这样的……太过奇葩了,也说不过去。”

唐安居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半晌,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夹了一小筷子蚂蚁上树,英勇就义般,露出义无反顾的悲壮神情,送到自己嘴边,像是生怕自己反悔似的,快速扔进嘴里。

然后,唐安居的表情就变得很精彩,白了青,青了紫,紫了又黑。最后,唐安居实在受不了了,捂着嘴冲进卫生间,吐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白流苏很淡定地在外面听着,自唐安居进了卫生间,卫生间里哗啦啦的水流声就没停过。

良久以后,唐安居神色萎靡蔫头耷脑地拖着灌了铅一般沉重的步子,有气无力地回到白流苏身边,失魂落魄地坐下,颓唐地埋首不语。

“苏苏,我今天才知道,你原来这么能忍。”唐安居头也不抬,朝着白流苏竖起大拇指,声音闷闷地道。

“过奖,过奖。”白流苏谦虚道。

“唉,怎么会这样呢?明明看起来那么美味……我还以为我很有天赋的……”唐安居郁闷得要死。

“糖糖,你别这样……”白流苏轻言细语地安慰她道,“我知道你爱吃,你想学厨艺,无非就是为了……满足你自己不定时爆发的……嗯,吃货本质,可你也并不一定要自己会下厨啊,比如有人特别喜欢看电视剧,他也不一定要去做演员啊。”

换了平时,白流苏肯定不会像这样,如知心大姐姐一般开导唐安居,可这一次,她真的是对唐安居的厨艺感到怕了。如果有可能,白流苏真的很想对眼前这一桌东西敬而远之,退避三舍。

可眼下的情况既然不允许,白流苏只好尽量打消唐安居再次有下厨的想法,她不敢说什么再接再厉的话,生怕唐安居听了真的会重振旗鼓,卷土重来,然后找她来当第一个试菜的人。

只是想一想那个场面,白流苏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