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妖游录

更新时间:2020-03-22 22:17:15

妖游录 已完结

妖游录

来源:落初 作者:绡晓 分类:仙侠 主角:胡萝卜花深 人气:

《妖游录》作者:绡晓,仙侠类型小说,主角:胡萝卜花深,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半妖半仙,师父说我仙骨未尽,妖骨未除。  以为早已跳出这红尘之外,清修千年却尘心难除,本只欲看红尘滚滚,作壁上观,然而最后却还是不能旁观,不知何时已经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长亭暮,旧曲欢,千重梦,断魂远,一架荼蘼如雪,五段故事,五场戏,从台下观者到台上戏子。  本人微博账号:绡晓,求关注(^o^)/~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雄鸡报晓,天微亮,门便已被敲响,敲门声把我从睡眠中唤醒。我起身开门,秦渊负手站在门口轻轻道:“打扰姑娘了,我看天象今天傍晚可能会有大雨,我们得早些上路,争取在傍晚之前到安州。”

我打了个哈欠点点头道:“好。”

虽然天色尚早,但是很多乡人都已经起床砍柴了。王大虎正在门前劈柴,见我们二人过来忙放下斧头说:“二位怎么起这样早。”

秦渊微笑道:“我二人要去赶路了,昨夜打扰你们了。”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包银两放到王大虎手里又道:“这些钱不多但是也不少,够你们去买些良田了,你们不要再在这里做土匪强盗。”

王大虎忙跪下磕头,喜道:“大恩人啊,俺们去买田了,一定不会再在这儿做强盗。您真是俺的大恩人啊,俺全村人都谢谢您了。”

秦渊微笑着扶起王大虎便牵起马向王大虎辞别。

山林小路阳光稀疏地从繁密的枝叶间透出,并没有什么风,阳光和枝叶在在黄土的小道上织出斑驳的图案,静谧而温和,马蹄踏过一个个影子,我并没有主动找秦渊说话,秦渊只是沉默。

之前秦渊说过不远该是一个小市镇,原本打算昨夜歇在那里的。今日经过该是不会再多做停留了,我心里暗暗盘算,不知道这个市镇和清平镇比起来是不是热闹许多,以前我总嚷嚷着下山到人间玩,师父总也不许,三师兄总是下山,老是讲些故事诱惑我,实在可恶。

还未走进,便可以看到风景上,这座小城镇已是和前番清平镇大有不同了,小城外一条清溪,甚是清澈可人,溪边垂杨轻拂,颇为秀美和静,不若清平镇一般美的那么有棱角,山峰矗立,林木耸峙。

长剑破空之声忽然响起,凌厉的攻势让空气一寒,我看向剑声方向,正是两人在打斗,一个白衣青年持着那长剑,功夫颇为不弱,而对方是个精瘦中年人,使得一手如虎生风好枪法。

我勒住马停下远远看着二人打斗,秦渊看向我道:“走吧,不要管这些。”

我摇摇头向他祈求道:“看一小会儿吧,我不会惹事的。”

秦渊无可奈何下马将马牵到河边饮水。

我坐在马上看的不亦乐乎,青年人眉目清秀,中年人两撮小胡子配上小眼睛,我看着格外不喜。

只见那红缨枪直指青年喉咙,青年仰头回避又拿剑去挡,红缨枪却又急转直下直攻腹部,青年回身一个旋踢避开枪又踢向中年人小腿,同时长剑又直指中年人心脏处,两人的速度都是极快,都是招招欲夺对方Xing命。

可是两人功夫相若,不相上下,打了一会儿还不分胜负,我看的颇有些乏味,正转身准备离去,忽然听到一声痛苦的叫声,转头一看那青年人倒在地上,面色漆黑,中年人手捂胸口瞪着秦渊转身骑上自己的马飞奔而去。

秦渊走近那青年,眉头一皱在青年耳边说了句话,伸手点了青年几处Xue道,伸手在青年腹部拔出一支镖来,又在上面敷上药。

“你用内功试试能不能把毒逼出来。”

青年紧抿嘴唇起身作打坐姿势用功逼毒,只见他脸色赤橙黄绿青蓝紫黑变个不停,秦渊站在一旁观察着他的脸色,我问秦渊:“这年轻人中了什么毒?”

秦渊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看他脸色像是中了江湖传闻中的七化散,我从没有见过这种毒,只是听师傅说过,这种毒毒Xing强烈,无药可解,除非中毒之人功力极深,可以将毒大量逼出,剩下逼不出的微量慢慢化解,即便如此,中毒后数十年都不能再用内功。那中年人不知哪里来的这毒,这江湖看来要有一场风波了。”

那青年逼毒良久,只见脸色停在蓝色不再变幻,秦渊看他脸色变青不再变幻,眉头紧皱道:“不好,这年轻人只能逼出这么一点点量,很是凶险。”

“那怎么办?”

我刚问完问话,那青年人向前一扑,倒在地上,秦渊连忙上前把住他脉搏,翻开他眼睛看了看,向我说道:“颜姑娘,帮我把马上系着的那只水囊拿过来一下。”

取来水壶,只见秦渊正运功为青年逼毒,青年脸色又开始不停变幻。

我担心看向两人,祈祷大概这青年人脸色停留在赤就是秦渊说的逼出大半毒Xing。

正是Chun风和煦的仲Chun,秦渊坐在那里额头上却因为运功渐渐出现汗水,我拿出手绢在他额头擦了擦,又坐在草地上看着他们二人。

等了许久只见青年人脸色停在黄色又不再变幻,秦渊收手,又把了把青年脉搏,将青年身体放平,叹了口气,从我手中接过水囊向我微笑道:“谢谢了。”

秦渊喂那青年喝水,水只是外流,竟丝毫喝不进去,秦渊卷起袖子,取出匕首在胳膊上划了一道,眉头皱也不皱,将伤口放在青年唇边,鲜血涌入青年口中。

卷起袖子那一刹那我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横七竖八都是疤痕,看着伤痕,不知为何我心中一痛。

青年竟能将流出鲜血喝去大半。

这秦渊真是动不动便自残,真是搞不懂。

片刻,秦渊便撤去胳膊用右手为左臂伤口敷上金疮药。

又取出布条欲包扎伤口,我忙上前道:“我来吧。”

秦渊深深看向我,眼睛似一潭幽水,涟漪不起幽深地似要将人吸进去,那一刹那他的眉,鼻,唇似乎都淡了,周围的风景都淡了,只剩下那一双眼睛沉静地在Chun风里歌唱。

我正了下心神取过布条给秦渊包好伤口,虽然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看惯了二师姐常常给我包扎,我给秦渊包扎的也是像模像样,秦渊赞许地笑了笑对我点点头道:“不错谢谢颜姑娘了。”

“都说了,你叫我颜焉就好。”

“嗯。”

“你为什么要喂他喝你的血?”

秦渊似乎犹豫了一下脸色也冷淡了一下,但是马上又轻轻笑道:“因为我的血可解百毒。”

这么神奇,我微微震惊,难道那些伤痕也都是取血而致吗,只是不知都是他自己取还是别人取得。

我回头看那青年人脸色渐渐变淡,竟是快要恢复到正常脸色。

秦渊的血竟是如此神奇,一个人类怎么会有这样的血液。

世间无奇不有,大概自是有些人奇特一些了。

秦渊看向一脸震惊的我微笑道:“这青年的毒是解了,你要看热闹害我流了这许多血,怎么办呢?”

我不禁一囧,强词道:“是你要救他的,我可没有要你救他。我只是要看一看罢了。”

秦渊还是笑着,没有说话,又拿起水壶放到青年唇边,喂他喝水,那青年已经可以喝进去清水了,只是还是昏迷着。

“他什么时候能醒?”

“不知道,这要看个人体质,不过应该不会太久。”

“那怎么办,在这里等着他醒吗?”

“不,把他带到城里找处医馆,把他安置下我们再上路。”说着,秦渊将手指放在唇边吹出一声口哨,他的马便奔了过来,秦渊单手提起青年放在马背上,回身说道:“颜姑娘,我们走吧。”

我跃到马背上,随着秦渊向城里走。

小城里街市很是热闹,人潮熙熙攘攘,有些人衣着崭新富贵,有些人只是粗衣麻布,街边有很多乞丐,衣着残破褴褛,面容枯槁,即便如此,街市还是非常热闹,两边各种店铺摊位,稀奇古怪乱七八糟,若是我一人的话定会停下来好好看看。秦渊只是目不斜视往前走。

路上很多人路过都看向我们,大概是看我们两人俊男美女,嘿嘿。

秦渊问过行人医馆地址便引马向医馆走去。

“你们,是什么人?”那青年还未到医馆竟已醒转,看来体质不错。

秦渊又把了下他的脉搏,我凑上前去笑意盈盈对着那青年道:“我们是救你人啊。你是什么人呢?”

青年眼睑微微垂下,道:“多谢你们救命之恩,这七化散毒Xing强劲,竟被恩人解开了。在下宁剑宗的傅维意。”说罢欲下马。

我向他笑笑道:“你的功夫练得不错啊。”说完又抬头问道:“秦渊,我们还要去医馆吗?”

秦渊看着那傅维意冷然道:“既然你已经好了,那我们就此别过了。”

傅维意似乎有些震惊,但是脸色很快又挂上笑意,脸色苍白地看着秦渊道:“刚才在下神智未清,没认出来阁下是圆明观清风子,圆明观当真厉害,阁下的救命之恩,在下万不敢忘。”说完向秦渊抱了抱拳。

看来秦渊在江湖上倒是名人。

秦渊淡淡道:“不必言谢,我救你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过这七化散既出江湖,我是一定要知道它出自何人之手的。这一点你必须告诉我。”最后一句话秦渊忽然加重了语气,气势凌然,教人为之一滞。

傅维意低头微有犹豫之色,一会儿后方叹道:“那人我也不知来处,我们宁剑宗近来丢失了一套剑谱,师父派我们几位师兄弟出来寻那偷谱之人,在安州寻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找到了这人,当时我们便与他交过一次手,可是这恶贼料自己不敌我们几人当时便逃跑了,后来又使诡计让我们几人分开去寻他,到得这平江县外我才又看到这老贼,却不想着老贼竟然使暗招。至于这老贼来历我确实不知,若我师兄弟能查明这人身份,我一定会告知恩人。”

秦渊点点头没有说话。

傅维意看他深色又抱拳说道:“我傅维意必不敢忘救命之恩,在下这就去与师兄弟汇合,不敢打扰。”

“他使得枪法却是失传已久的灭魂枪,要破这灭魂枪,你们宁剑宗有一套流云无心剑法正是他的克星,无心便无魂,何从来灭,只是不知你习过那套剑法没有。”

傅维意听秦渊这话脸色微变道:“我习过,只是不太熟练,不想圆明六子果然名不虚传。”

秦渊轻笑道:“不敢,我本不该插手你们的事情,只是这七化散必须有个缘由,我现下还有件别的事情要办,还请许兄查明之后派人修书一封道圆明观。”

“定然。”傅维意神色间似乎欲言又止,但又归为一句:“告辞。”

说完傅维意便又转身向着来时方向大步离去。

我们自然还是向前走,直穿城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