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梅非仙游

更新时间:2020-03-22 22:15:30

梅非仙游 连载中

梅非仙游

来源:落初 作者:珑十三 分类:仙侠 主角:李姬莲白峥 人气:

完结小说《梅非仙游》是珑十三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姬莲白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说她很无害,很温柔,很好欺负?  纪云捂嘴笑了……  莫龙苏轻咳一声,凤眼一挑:我人生最大的错事就是调教出这么一个祸害来……  秦禾得意笑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还好她是我徒弟!你再偷喝我的酒,我就……关门放徒弟!咬她师叔!  梅非拍桌而起:老头子,你再不修炼,我就飞升去上界等你!  秦禾哭,好徒儿,你怎能比为师先一步飞升?老的飞升了才轮得到小的!太赖皮了!  梅非姑娘的修仙日记!本文有点慢热,喜欢的话多多支持推荐,订阅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千年前

冰极山脉终年冰雪覆盖,一片纯白色如一条巨龙蜿蜒依附在天浮大陆上,在山脉的深处,有一片碧绿色的翠湖,这里是冰极山脉唯一的一点绿色。傍湖而居的居民自成一国。这个小国家的名字叫:幽兰。

六合塔是幽兰国的密地,供族中子弟修行之用。六和塔只有普通房屋那么大,一走进去就会发现里面的第一层是一个数千平米的佛堂,足足有幽兰湖那么大,这里的灵气比外界还要充裕。高大的佛像立于正前方,佛像下十七个蒲团整整齐齐地摆放,十六个五六岁大的小孩童端坐在蒲团上。静心凝气是每个小孩童进入六和塔修炼的第一堂课。一个八岁大的小男孩坐在蒲团上身子左右晃动,手这里捞捞,那里抓抓,眼睛眯成一条逢,偷偷地望着佛像下第一排正中央的蒲团,蒲团空荡荡的,整洁雅致,不同于其他蒲团,就如同它的主人一样,身份非同一般。

小男孩盯着那个蒲团,两眼冒出火光。为什么她的蒲团就和大家不一样,为什么她这个人就是同大家不一样?就在这时,从佛堂外蹑手蹑脚地走进来一个三岁的白衣小女童,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子,粉嘟嘟的脸上睁着一双如琉璃般的大眼睛。小女童悄悄地走到佛像下第一排中间的那个空蒲团上坐下,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注意她,她这才拍拍胸舒了口气,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端端正正地坐好,然后闭着眼睛,洋装静心打坐。小男孩伸长了脖子看她,她的小脑袋像鸡啄米样一点一点的,哪里是在凝神静气,竟然继续睡起觉来。

天之娇女,还不是一样偷懒!小男孩在心里轻哼,于是也心安理得地打起盹来。

正午十分,佛堂的铜钟响了起来。佛堂内一阵欢呼,蒲团上的孩子欢快地起身,蜂拥地跑出佛堂。终于到下学的时间了,小男孩高兴地站了起来,心想阿娘一定会给他做好吃的,他揉了揉发麻的腿,瞥见那个白衣的小身子一动不动,他犹豫了半响,挪动脚步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戳了戳她的脸,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小男孩蹲下身,见她粉嘟嘟了脸,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小女童吃痛,被他捏醒了,睁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

“下学了,还睡!坐着都能睡着,你是猪投胎的啊!”

小女童没反应过来,揉了揉迷茫的眼睛,看了看空荡荡的四周,脆生生道:“怎么没人了啊?”

“早下学了!”小男孩瞪眼。

小女童爬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一脸灿笑:“回家吃饭啰!”

她摇摇晃晃地走路,小男孩跟在小女童身后出了佛堂,看见自己母亲早已经在佛堂外等着了。

“娘!”

“花伯母好!”小女童很有礼貌地对小男孩的母亲行礼,然后迈着小短腿独自一人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小男孩的娘看着小女童的身影,感叹道:“阿虎,你都这么大了,上学下学还让娘接送,你看看人家小荀,这么小就自己一个人,多么懂事啊!”

小男孩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小白影,不平道:“她是族长的女儿,你们当然都夸她了!我就搞不明白,她哪里好了,你们大人都对她那么好,都那么喜欢她!”

小男孩的娘蹲下身,替小男孩拍去身上的雪花,笑着拍怕他的脸道:“娘对小虎不好么?人家小荀欢是咱们荀氏一族唯一一个继承了祖先血脉的孩子,是我们荀族的希望。小虎,你是荀家的人,将来也是要好好保护小荀欢的!”

荀小虎的娘牵起他的手,两人在雪地里留下一窜脚印,荀小虎埋着头,心里还是不舒服,回头看着那个小白色影,问道:“娘,我听说族长已经把她的名字写入了族谱,将来就是我们荀族的族长了,那她的名字是荀宴兮还是荀欢啊?”

闻言小虎娘一笑:“荀宴兮是她在族谱中的族长名号,等她继任族长之位后,就要正式更名为荀宴兮。但是现在她还不是族长,就只能用阿欢这个Ru名冠上姓氏,所以叫荀欢。”

等她用荀宴兮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意味着她的身份就不一样了,反正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她现在是荀欢,还和大家一样,荀小虎心里这么想着,脸上一笑,是族长的女儿又怎样,一样还不是要去六和塔的佛堂上学。

“娘今天中午吃啥?下午要在外面学对弈课,好冷的!我想吃羊肉汤!”

“就知道你想吃,锅里热着呢,就等你回去了!”

小荀欢饥肠辘辘地走回家,推开院门扬声喊道:“爹!娘!哥!——我回来了!”

院子里只有一株梅花树,母亲站在梅花树下望着天空凝神皱眉。

“娘亲,我饿了!”小荀欢走到母亲脚边伸手扯住她的衣袖。

小荀的母亲像是入了魔障,望着天空,眉拧成了一团。

小荀欢的母亲是整个幽兰国最美丽的女人,她与生具有预言占卜的能力。上天赐予她倾城之姿,同样也赋予了她守护幽兰的使命。

从房里走出个身材高挑的男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脸上的笑容却是十分温和宽厚,“芙蓉,阿欢唤你,你怎得不理!”

小荀欢委屈地嘟嘴,扑倒自己爹爹怀里告状:“爹,娘不理我!”

荀仟梓将女儿抱起来,在她粉嘟嘟的脸上香了一口笑道:“我的小阿荀乖,爹爹今天亲自下厨,给你做最喜欢的红烧鱼!”

小鼻子一皱,小荀欢学大人皱眉,瞪眼道:“爹,你烧鱼能吃吗?”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披着玄色貂裘白衣少年,从玄色风帽中抬起头来,露出一双如墨玉的眼睛,一脸笑意盈盈,“阿欢,看大哥捉了一只野兔!今儿中午咱们烤野兔吃!”

“小兔子!”小荀欢眼睛闪亮,从荀仟梓身上挣脱下来,飞奔到少年身前,“哥!小兔子,阿欢喜欢,可不可以不吃它啊!”

少年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将小白兔放到她怀里叮嘱道:“抱好了,跑了可别哭鼻子啊!”

这时,一道耀眼的白光从天际劈下来,荀欢的娘突然脸色一变,后退了一步,荀仟梓神色凝重地上前扶住她关切地问道:“芙蓉,怎么了?”

荀欢的娘神色慌张地从衣袖中摸出六枚造化铜钱,手中摇晃,依次排开。

“此挂乃大凶!仟梓,我们幽兰即将有一场大浩劫!”

幽兰之外的一个峡谷中,无名墓碑树立在空旷的红土地上。灰衣道袍的中年人站在墓碑前,抬手从他衣袖中甩出一个瘦骨嶙峋鼻青脸肿的老头,老头被砸在石碑上,额角被磕出了血,这滴血没入石碑中立即就消失了。

灰衣道袍的中年人伸手一吸,将那老头吸到自己手中,掐着他的脖子怒吼道:“入口究竟在哪里?”

老头吐出一口血冷笑道:“姬如海,我就是死也不会告诉你入口在哪里!你休想得到太虚天演录!”

姬如海扬声大笑,手中出现了一面水镜,阴冷的声音道:“荀仟仇!你连你的妻女都不顾了吗?你若不说,我就让你的妻女受千人骑万人轮!”

荀仟仇看见水镜中的两个遍体鳞伤的女人正是他的妻女,两人皆是衣衫褴褛,体无完肤,见骨的伤痕一幕幕地刺痛他的他的心口。荀仟仇闭眼,惨痛的嚎叫一声!“好!你放了她们母女,我带你进去!”

姬如海阴霾地一笑:“这就对了!早说出来,就不用吃这么多苦了!”

荀仟仇走到石碑前,双手合十,默念法决。石碑一阵晃动,空气中出现了一道裂口。荀仟仇趁姬如海不注意,转身想要投入那隐秘的裂缝中。姬如海却看穿了他的小伎俩,眼疾手快,大手一伸抓住寻仟仇的衣领,同他一起没入那裂缝之中!

幽兰国只有冬天,正是中午太阳高照,一天最暖和的时候后,荀族人都在自己院子里吃着午饭。突然各家们被紧急地推开,只看见闯进来的荀族长老,急声道:“芙蓉夫人测出幽兰国有大灾难!情况紧急,女人带着孩子去六和塔避难,男人去广场集合!”

荀小虎刚喝上一口羊肉汤,就看见自家爹冲进屋拿起武器对小虎娘道:“赶紧带小虎去六和塔!”

小虎娘拉起荀小虎走出屋,一边问小虎爹:“孩子他爹,出什么事了?”

“芙蓉夫人占卜,此次大凶!恐怕是灭族之宰!”

小虎娘一听,一口气顺不上来,哭着道:“这个如何是好啊!”

在荀欢的家中,荀仟梓从一个落了灰的箱子里找出一把法剑,用抹布将法剑上的灰尘擦去。芙蓉夫人抱着小荀欢站在梅花树下,她的长发在风雪中狂乱地飞舞。荀仟梓在芙蓉夫人的面上落下一吻,那么深,那么深地看着她。

“你带着荀欢和荀灿去六和塔!”荀仟梓低着芙蓉夫人的额头说道。“如果我有什么不测……”

“仟梓!”芙蓉夫人打断荀仟梓的话,含泪道:“生死挈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若不能白头到老,那便生死相依!”

“说什么傻话,你要扔下欢儿和灿儿不顾了吗?好好活着!”荀仟梓低头又对荀灿道:“阿灿,你要好好保护妹妹!”

荀灿点头,他害怕父亲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他握紧了拳头,才发现,紧紧只是一瞬,掌心中已经全是冷汗。

小荀欢惊恐地望着天空,仿佛那里有什么恐怖的存在。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声狂傲的笑声响破天际,耳膜被震得生疼。“想不到你们姓荀的藏在怎么个地方,让我好找!同是恒桑后人,《太虚天演录》被你们荀家霸占了数万年,风水轮流转,如今也该轮到我姬家保管了!交出太虚天演录,否则我让你荀姓从此消失!”

荀氏一族有灵根能够修习法术的人极少,大多都是凡人,哪里承受得住这等威压。当场就有人吐血断气。

“快走!”荀仟梓对荀欢的娘吼道,转身就拿起法剑离开了。

芙蓉夫人眼中挂着泪痕,带着荀欢和荀灿匆忙走出院子,其他妇人相继带着自己孩子跌跌撞撞地向六合塔走去。

小荀欢被冰冷的风吹得一个激灵,她结结巴巴道:“娘,我怕!”

芙蓉夫人将荀欢的貂裘披风的风帽提起来遮住荀欢的头拍着她的背道:“阿欢乖,别怕。”

一阵天旋地动,幽兰湖被一股力量砸出一个漩涡,从幽兰湖中竟然飞出一把紫红色的巨斧,一阵紫光乍现,闪得人睁不开眼睛,紫斧周身闪着噼噼啪啪的雷光。姬如海将紫斧吸入手中,手上一阵麻木,整个手掌噼噼啪啪作响冒着紫烟,不到一刻功夫,手掌就化成雷沙,并且有往手臂蔓延的趋势。姬如海大惊,立即斩断这只手掌,他一阵心悸,若是慢点,他整个人就化成烟雾了。

“哈哈哈……这把紫斧竟然是神器!”

姬如海狂喜地取出一个魂盒,魂盒一打开,如万鬼狂躁哀嚎,黑色的怨气奔腾而出,将那紫斧包裹住,吸入魂盒中。

荀灿抬头看着天空一阵颤抖。

芙蓉夫人催促他道:“别看,快走!进入六和塔我们就安全了!”

荀灿紧紧抓住芙蓉夫人的手,急步往六合塔方向走。

突然,天空中一道爆裂的气息发散,一滴血滴到了荀欢的脸上,荀欢抬头看,漫天血雨!

芙蓉夫人突然觉得心像是被谁用手撕裂一般,撕心裂肺的疼痛,她吐出一口血。她停下脚步,骇然回过身,抬头望着血红的天幕,雪白的衣衫落满了血滴,她凄然地吼道:“仟梓!”

天上下的血雨,正是荀仟梓的血!

一簇白光划过,荀氏一族世世代代地围湖而居的房子立刻燃烧了起来。

天空传来一声怒吼:“太虚天演录在哪儿?”

小荀欢被吓得一阵哆嗦,芙蓉夫人将寻欢放下,对荀灿道:“灿儿,你带着欢儿去六合塔!”

荀灿扯着芙蓉夫人的衣袖问道:“娘,你要去哪儿?”

芙蓉夫人抚摸着荀灿的头,强颜欢笑道:“欢儿是我们荀家人的希望,你要好好保护荀欢,我去找你们的爹!”

芙蓉夫人将寻欢交给荀灿,转身动用不多的灵力飞身到空中,她回头看着荀灿牵着荀欢的手走远了,她露出一抹凄美的笑容,立于天上与姬如海摇摇相对。

“你如此狠毒,太虚天演录落到你手中就是祸害天下苍生,我荀家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到!”芙蓉夫人道。

“噢?没想到荀族竟有如此绝色美人!”姬如海眼睛一亮,眨眼间就出现在芙蓉夫人面前,伸手扼住她的喉咙,另一只手抚摸她的绝世容颜,阴冷地笑道:“你说出太虚天演录的下落,我就放了你,让你做我的妾,享尽荣华富贵!”

“我不知道!”芙蓉闭眼道。

“如此美人固然难得,可是天演录更加重要。既然如此,那你们就统统下黄泉吧!”

姬如海寒光一闪,手用力捏断了芙蓉夫人的脖子,她就像断了线的人偶从天上掉了下来。而此时,荀欢回过头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她顿时吓傻了。荀灿手一抖,他不敢回头,也害怕回头。眼看着几位长老在前面,只要把妹妹交给长老爷爷,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他拉着妹妹快速往前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姬如海目光往荀欢这个方向看来。

荀灿拉着荀欢的手走在人群中,感觉背后一道锐利的目光,他身形一滞。这时,周围的妇人也看见姬如海的目光锁定了荀欢。同时,荀灿将荀欢往前面一抛喊道:“阿欢快跑!”

姬如海已经飞身过来了,荀灿扑过去将姬如海的脚抱住,姬如海一掌拍在荀灿的脑袋上,荀灿顿时没了气息。这时,荀小虎他娘扔下荀小虎,对小虎道:“你去保护小荀欢!”

荀小虎的娘领着妇人们和年长的孩子都扑向了姬如海,死死的抱住他不让姬如海伤害荀欢。

荀欢迈着小短腿边哭边跑,她吓坏了,腿脚发软。荀小虎冲上前拉起荀欢快速地跑进六和塔。荀欢一进入六合塔,荀族长老就封闭了六合塔。在封闭六和塔的那一刻,荀欢看见荀族的人通通都死在了姬如海的脚下,血流成河!

塔的第六层不同于其它五层。这里只是一个装饰简单的密室,四壁无窗,地表凹凸不平,奇形怪状,歪歪扭扭组成六个奇怪的图形,地表的沟壑又将六个图形结合起来形成一个阵纹。

大阵的六个方位此时端坐六位白衣老者。正中心,一身貂裘白衣的小荀欢半跪着。小荀欢两只小手握成拳,晶莹的脸蛋上挂着泪痕,眼眸中却是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愤怒与哀痛。各种情感流露,唯独没有害怕。她紧抿着双唇,脸色发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