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狐狸妖妻不会跑

更新时间:2020-03-20 22:17:47

狐狸妖妻不会跑 已完结

狐狸妖妻不会跑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简尾喵 分类:其他 主角:云澈云磊 人气:

《狐狸妖妻不会跑》为简尾喵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白倾倾因为一念之差,让自己师父给丢到了云澈家门口,陪着云澈长大,然而,一切哪有那么顺利。毕竟人妖殊途,能在一起不能在一起,要问老天爷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章心中所望

这一切都是因为白倾倾,但是炼夜却无法恨他,却是无法遏制的想念,可是又不敢去看她,只能夜夜折磨自己。

于是,炼夜把自己的所有痛苦都归咎与云澈的身上,炼夜认为只要云澈消失了,白倾倾就会喜欢自己,所以他开始了疯狂的报复。

白倾倾哑然,自己也没有想到当初拒绝居然会对炼夜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但是,这是自己与炼夜的事情,与云澈无关,炼夜若是心有不甘,大可以找自己报仇,为什么要伤害云澈呢。

可是无论白倾倾如何劝说都是于事无补,炼夜已经被愤怒迷失了理智,他只记住了一句话,任何想要靠近白倾倾的人都要死,包括云澈。

白倾倾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云澈,任何人。

于是,白倾倾便和炼夜打了起来。因为修为不够,炼夜被白倾倾打的节节败退,口吐鲜血。白倾倾不忍心杀他,只是劝他还是潜心修行吧,便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炼夜的声音,你今天若是不杀我,他日一定会后悔的。

白倾倾没有在意,以为他只是一时气话。

日后,白倾倾与云澈相互依恋,甚至想到了成亲。白倾倾以为自己在这一世终于可以和云澈在一起了,可是没有想到,在一次外出回来时,却看到了躺在血泊中的云澈。

鲜血染红了他身上的白衫,犹如开放的一朵大红的鲜花。

那时,白倾倾回来的已经太晚了,云澈已经没有了呼吸。

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白倾倾愤怒了。伤口很明显,是狼爪所伤,狼,是炼夜杀了云澈。

那一刻,白倾倾的眼睛成了猩红色。

可是当白倾倾感到炼夜的所在地的时候,里面却空荡荡的,没有了炼夜的踪影,从那以后,白倾倾就再也没有见到过炼夜了,也没有听说过有关他的消息。

只是没有想到,这次居然会碰到他。炼夜为什么要救走婉儿,他是有什么目的吗?

心思很乱,白倾倾修炼不下去了,所幸自己的功力已经恢复,直接就回到了房间中,心中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白倾倾总觉的今天发生的事情是有目的的。

迷迷糊糊中醒来,婉儿一睁眼却看到自己身在一个山洞中,昏黄的月光照射进来,却被站在洞口的那个人把大半的月光挡住。

“你是谁?这是哪里?”警惕的看着那个人,婉儿的心中有点害怕。

那人没有回答只是回头看了婉儿一眼,刚毅俊秀的脸庞在月光下泛起一丝神秘,冷漠的眼神让婉儿的心中一颤,他的眼神好可怕。

婉儿吓得不敢说话了,回想起自己是被一股邪风带走的,难道就是他吗?他是妖怪?

婉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身子在不住的颤抖,可是又不敢离开,唯一的出口就是那人所在的洞口。

那人缓缓转过身来,冷漠的眼神变得犀利,微微眯起眼睛,死死的盯着婉儿。

刚才在大牢的事情,炼夜听的一清二楚,这个女人想要杀了云澈,那他就是自己的盟友。只要任何想要杀死云澈的人,炼夜都会热烈欢迎。

自从杀死上一世的云澈以后,炼夜就再也不敢出现在白倾倾的眼前,知道她恨自己,但是这也可以让白倾倾永远的记住自己,时时刻刻的惦记着自己。

“你想要杀死云澈?”声音冷漠,带有一丝沙哑,但是却充满了诱惑。

既然这个人救下了自己,肯定是不会再杀死自己的。婉儿点点头,“不仅是他,还有轩辕梦秋!”这两个人是杀死义父的罪魁祸首,一定要他们死!

那就足够了,现在的炼夜不能接近云澈,因为有白倾倾时刻守候在他的身边,每次,炼夜只能远远的遥望白倾倾,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一点一滴,随着她的笑容而微笑,但是他的笑容却从来只是对着云澈,仅仅只是为了云澈。

一想到云澈,炼夜心中的怒火就燃烧了起来,眼睛瞬间变得赤红,好像充满了血一样。婉儿吓得后退了两步。

努力遏制自己心中的怒火,赤红的颜色渐渐退去,恢复了自己本来的颜色,那双眼睛居然是绿色的。

有些惊讶的看着那双眼睛,一瞬间,婉儿就被吸引了进去。几乎痴呆的盯着那双眼睛,婉儿的行为已经不受控制。

炼夜的眼睛能够摄魂!如果是普通人,只需要短短的几秒钟,就会灵魂出体。

伸手在婉儿的眼前一挥,婉儿立刻回过神来,怔怔的看了炼夜一眼,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炼夜也没有时间向她解释这些事情,只是淡淡的说道“你有多么恨他呢?”

婉儿愣了一下,随即走到了炼夜的面前,这次学聪明了没有再看炼夜的眼睛,而是低着头说道“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只要能够杀了他。”

这样的回答,炼夜很满意,他就是需要这种为了达到目的誓不罢休的人为自己做事。

“我可以帮助你复仇,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帮助自己的,婉儿高兴的点点头,不管是一个,还是十个,自己都会答应。

炼夜嘴角一笑,天真无知的人类。“你,必须杀死云澈!”

那是当然,婉儿的目的就是要云澈死,不用这个人说,自己也会做到的。

炼夜拿出一把匕首,刀光在月光中反射,照耀在炼夜俊美邪魅的脸上,晃的婉儿眼睛看不清东西,不知道他拿出刀做什么,婉儿的脚步又不自觉的向后面退了一步。

谁知,那把刀居然划向了他自己的胳膊。

猩红的鲜血流了出来,炼夜的眼中有些兴奋的看向了婉儿,眼眉一挑,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过来,喝了它。”

婉儿愣在了那里,什么意思,让自己喝血?婉儿不敢动弹,他为什么要让自己喝他的血呢?

炼夜的眼睛还在死死的盯着婉儿,鲜血已经顺着炼夜的胳膊流了下来,落在地上绽放成花。

小心的挪动着脚步,婉儿走到了炼夜的身边,看着那还在不停的流淌的鲜血,紧闭着眼睛喝了下去。

浓重的血腥味让婉儿只想呕吐,强忍着这股欲望,婉儿把那鲜血咽了下去。

伸手擦擦嘴角残留的血迹,婉儿皱着眉头还是想要呕吐,但是却什么也吐不出来了。

炼夜哈哈大笑的看着婉儿的窘样,伸出舌头把自己胳膊上的鲜血都舔干净,在自己的伤口处吸允起来。

婉儿又是一阵作呕,甚至在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不,他不是人,是妖。

等到炼夜的嘴离开伤口的时候,那胳膊上早已经恢复了原来的颜色,别说伤口,甚至一点血迹都没有,婉儿看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神奇。

又是邪魅的一笑,“接下来,你就做个好梦吧。”一挥手,婉儿就陷入了昏迷中。

洞外的月光皎洁,照射在洞中,好似一层迷蒙的雾,有好像一场梦。

看着月光,炼夜想起了今天见到的白倾倾。

在从那次被白倾倾打伤以后,炼夜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不是自己不想,而是不敢。

白倾倾身上有一股特别的魅力吸引着炼夜,不是因为她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而是因为她的品行。

在第一次见到白倾倾的时候,那是炼夜受伤以后第一次睁开眼睛。那双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甚至炼夜可以看到,在她的眼中自己是一个多么凄惨的模样。

天上下着鹅毛大雪,她身穿与雪一样颜色的衣服,一尘不染,炼夜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神仙相救。

但是事实证明,自己是生活在现实中,疼痛让炼夜再次陷入昏迷当中。再次醒来的时候,炼夜有点沮丧的以为自己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春梦。

可是,当白倾倾再次出现炼夜的面前的时候,炼夜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胸膛中有一个东西在怦怦直跳,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

炼夜不知道那是怎么样的感觉,只是很喜欢看到白倾倾,喜欢和他在一起。

当得知白倾倾也是妖的时候,炼夜的心情很激动,因为她和自己是一样的,他们是同类,是可以在一起的。

第一次,炼夜有了渴望,渴望和白倾倾永远的在一起,不分开。

在白倾倾的悉心照料下,炼夜甚至有点恼怒自己的伤口好的太快了,他不想离开,舍不得白倾倾,炼夜知道,自己一旦离开就有可能永远见不到白倾倾了。

炼夜想一直陪伴在白倾倾的身边,所以无论白倾倾去哪里,炼夜总是走在一边,他的心中很骄傲,有自己的陪伴,白倾倾的身边没有人敢来骚扰,他们是在惧怕自己,只有自己才可以当白倾倾的忠诚侍卫。

等到炼夜的伤口完全长好的时候,炼夜觉得时候到了,自己可以恢复人形了,在一个月圆之夜,炼夜仰天长啸,幻化成自己的人形。

对于外表,炼夜是相当的自信,自己是家族中的佼佼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