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原来我在小说里

更新时间:2020-03-22 22:36:50

原来我在小说里 连载中

原来我在小说里

来源:落初 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 分类:历史 主角:大徵小萝莉 人气:

何时秋风悲画扇新书《原来我在小说里》由何时秋风悲画扇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大徵小萝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别人穿越,不是暴君就是败家子。怎么到我这就只是穿越成网络小说的主角呢?!还是才写几万字的!我也要当败家子,我还要……我全都要!……已完本199万字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180万字的《宋仕妖娆》,《历史维修工》,欢迎书荒的朋友移步一阅!书友群:42109675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齐平川没有猜错。

陈弼架空了他这个县尉,组织人力调查死者在双阳县的行踪轨迹,很快可以查到在死之前去过齐平川家。

为了彻底架空齐平川,连老王都被陈弼刻意调走。

齐平川实在想不明白,陈弼究竟和谁勾搭,要趁这件事弄倒自己。

那个幕后黑手的目的又究竟是什么?

如果只为了取性命,没必要这么复杂的设局。

莫非自己手上还有令人觊觎的宝物。

我怎么不知道家里有宝物。

家道中落后,继承下的祖产之中,就没拿得出手的玩意儿。

但县令陈弼的目的倒很清楚。

齐平川倒台,陈弼那个大舅子就会成为双阳县尉。

不能坐以待毙。

齐平川怕的不是调查到他头上,毕竟黑衣男子并不是他杀的,齐平川怕的是调查出来昭宁公主死在他家里。

那可要完犊子。

匆忙赶回家找小萝莉。

……

……

浣清河畔对岸柳树下,小萝莉坐在柳树枝丫间,荡漾着小腿,裙衣随风飘舞,与黄绿相间的柳树浑然一体。

就如一只树林里的黄鹂,美不胜收。

看着对岸,笑了笑。

公子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怎么说呢……

以前的公子性格软糯,身上几乎没了祖父齐汗青血脉里遗留下来的男儿壮气。

今天的公子倒是男人的很。

挺好。

小萝莉又叹气,这样还不够。

要活下去,要承担起肩上的责任,这样的公子还不够好。

小萝莉望向双阳城方向。

先前对公子下手的白袍道士,先杀了黑衣佩刀汉子,再拿捏住双阳县令,用官场力量兴风作浪,若是被他得逞……

禁军都指挥使、绣衣直指使陆炳挟怒而来,谁也救不了公子。

头疼呢……

县衙后院,县令陈弼像个孙子一般弯腰站着。

石桌前坐了位白袍道士。

二十七八的年纪,面目阴鸷,全然没有半点道家风采,更像是打家劫舍手上沾着人命鲜血的野道士,此刻正惬意的喝着茶水,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陈弼。

看陈弼时,如看蝼蚁。

片刻后挥了挥手。

陈弼如蒙大赦,说了句仙长且歇着,有事但请吩咐。

出门后的陈弼满身冷汗。

就仿佛这县衙的主人不是他,而是那位白袍道士一般。

朝廷命官惧怕一个年轻道士,说出来谁信?

然而陈弼知道,别说他区区一个县令,就是知州在此,也得卑躬屈膝。

惹不起!

在朝中拥有生杀大权的陆炳出了名的护犊子。

然而那位绣衣直指房的人,还不是被这位年轻道士说杀就杀了?

究其原因,还是道士身后的靠山太过强势。

白袍道士喝了口茶,意兴阑珊的起身,轻声笑了声,“开国功勋齐汗青的后人,现在又掺和进来个同是开国功臣之后的昭宁公主,倒是有意思。”

“不过……不愿臣服的开国功臣后人,都得死!”

白袍道士的目光充斥快意。

……

……

齐平川浑然不觉自己被人惦记上了。

就算知道了,也会莫名其妙。

齐家祖上阔气过,现在到他这一代,世袭职位已经只是个渣渣县尉,家里那些年御赐的玩意儿早就败光了,连京都的豪宅都没保住。

如今还有什么值得被人惦记的?

被架空显得无事的齐平川回到院子,本想找小萝莉商有苏问个清楚。

却发现院子里空无一人。

心中一动,继续满院子的寻找昭宁公主的尸首,就不信了,那么短暂的功夫,小萝莉能将昭宁公主的尸首藏到哪里去。

然而……

还真没找到。

昭宁公主的尸首仿佛人间蒸发了。

齐平川无奈的很,只能给自己倒了杯温水,坐回书房里发着呆时,忽然就觉得有些忧伤。

忙碌的一天。

也是穿越后的第一天。

感觉……很微妙。

有些兴奋,有些苦逼,也有些失落。

从一个现代人变成封建落后王朝里的一个县尉,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得接受一个崭新的完全不同的人生。

本以为不大不小是个官,按说应该过着欺男霸女的日子。

现实却很骨感。

开国功臣之后的齐平川,家世没落也便罢了,竟然还是个软蛋,被所有同僚不屑甚至鄙视。

好吧,也能接受,至少自己能改变软蛋的标签。

问题却不仅是如此。

忽然来了个曾经的娃娃亲昭宁公主,而且马上就领了盒饭。

接着有人陷祸。

种种迹象表明,软蛋县尉齐平川,已经成了幕后黑手的目标。

穿越者齐平川遭无妄之殃,将面临生死凶险。

齐平川深呼吸了一口气。

我一个情商与颜值齐飞,美貌与智商并存的社会主义四有青年,难道要折戟沉沙在这一群土著手中?

作为穿越者,有家世又有美貌丫鬟,难道不应该是猪脚?

不应该是龙傲天?

不服。

大写的不服!

不服就干!

干倒县令陈弼,干倒背后黑手,哪怕最后面对那几个注定要在青史上臭名昭著的大奸臣,我齐傲天也要在大徵这一片未知世界中,干出一片属于我的风采。

为了自己。

也为了昭宁公主那一句善意的提醒。

更为了那男人的终极梦想。

这一瞬间,齐平川终于真正承认了穿越者齐平川的身份。

他有些热血沸腾。

但不能蛮干。

静心下来,整理了一番思绪,将所有事情重新捋了一遍,寻找其中的疑点。

很明显,陈弼和他背后的人,是想将杀死黑衣男子的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

这个局很清晰,破局便是。

破局的策略也很简单——找出真正凶手。

但难在找到这个凶手。

何况自己只是个县尉,却被县令算计。

官大一级压死人。

用屁股都能想到,凶手不会是别人,只可能是陈弼背后的那个主谋,故意杀了黑衣男子栽赃自己,毕竟自己为了救昭宁公主有杀人动机。

齐平川思忖良久,觉得解铃还须系铃人。

既然对方用绣衣直指房的人来作文章,自己就将计就计,以他人之矛,借陆炳可止小儿夜啼的凶名,利用绣衣直指房来破局。

齐平川按刀出门。

反击!

身为穿越者,就应该这么干。

才符合作风。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