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我的女友不可能是深渊监视者

更新时间:2020-02-11 13:51:34

我的女友不可能是深渊监视者 连载中

我的女友不可能是深渊监视者

来源:落初 作者:炽岚 分类:二次元 主角:文岚寻思 人气:

火爆新书《我的女友不可能是深渊监视者》是炽岚所创作的一本二次元风格的小说,主角文岚寻思,书中主要讲述了:从星空而来的一组纳米机械,为文岚带来了一位同样来自星空的陌生少女。“我是对抗深渊侵蚀的战士,我们叫做深渊监视者。”文岚认真的点了点头:“姑娘……那什么,这些东西怎样都好,咱先从垃圾桶里出来成么?”(正经简介完了,求收藏投资推荐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文岚遭遇了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之后,时间就这么过了四天。

他倒并不是觉得那个让自己昏迷一整天身体内还排出了一堆有害物质顺带着给自己做了个全身皮肤美白的流动金属“生物”早已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转寻明主,也不是觉得这东西就留在自己身体里会造成危害,更不是认为这东西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

他只是觉得,自己这些天都没出现什么变故,那想来就不会再出现什么问题了。

毕竟自从那天以来,自己的身体明显感觉变健康了很多,许多因为宅在家里养出的隐疾已然康复,而至于说什么副作用根本不存在,变故并没有在自己的生活上产生什么影响,自己的饭量正常,作息正常,言行举止也和之前一模一样……

所以文岚也就不再继续在意这个事情了。

当然他并没有心大到完全对此置之不理,最开始的时候,他的心情甚至可以用恐慌来形容。

在四天的时间内,他花费了自己一大笔积蓄,跑遍了全安城最著名的几家医院,高价进行了数次全身大规模体检——得出的结果也很有趣,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异常健康,不存在任何病症隐疾。弄得医生都怀疑这人是不是神经病了,这么健康的一个人却跑来进行全身体检……

如果真有病的话,那也是文岚因为膈应而产生的心理疾病了。

不过他本身就是个在某些方面异常缺心眼的家伙,所以这个心理疾病的说法说出来也只能糊弄一下不知道具体情况的人了……

四天后,文岚得到了满满一袋子的各种各样的检查单和化验报告单,这让一向穷酸过日子的他无比心疼,每每看到这个放在房间角落的袋子,他都会扼腕叹息“这尼玛都是钱啊……”

总之,在没有多大问题的前提下,外加自己并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而自己的生活还是按照规律来,文岚也就不再过多在意这件事情了,只是联系了一下自己一个在安城大学母校研究所做研究的朋友,打算找他聊一聊自己的情况。

不过关于自己可能被某些未知金属态生物附身的事情他肯定是不会说的,毕竟这关系到他的秘密,他能说的也就是讲一下突然昏倒然后醒来后无比健康的这件事。

他之前询问过医生人的身体有没有可能自发性的进行全身检查随后排出人体内部的毒素,就像是电影里面演的那样,让一个人突然变得健康无比。但是医生基于医学逻辑给了他一个否定的回答,并微笑着告诉他:“精神科要先挂号,然后去隔壁的建筑物内进行检查。”

文岚差点没忍住,他当场就想用血压计把那医生的金丝眼镜给他砸咯……

他得到了一个信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情况应该只有来自那滩金属液体所造成的结果,所以他才打算去问问自己那朋友,倒也不是为了问出个原因,毕竟人家专业的医生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更别指望一个高校的本科生了,他大概率只是想吐吐槽而已。

所以说咲太去找双叶真的是为了咨询么……

其实文岚在昏迷当天晚上也找自己那同住的基友聊过,大概就是表明了一下自己突然昏倒的事情,其他的内容为了保密也没多说,结果那基友当时就一脸中二的说:“会不会你得到了传说中的位面胚胎,或者某些智慧的结晶灵魂体,你是不是下一秒就能大喊一声溜金哇开呀酷裂然后发动狂风绝息斩?”

文岚:“……我还想MakeAReallyBigFxxkingHole呢,玩你的游戏去……”

找这个沉迷直播的基友聊正事简直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

安城大学毕竟是文岚的母校,就算是他当时上学大半时间都在宿舍度过,但好歹对学校里面的具体建筑布局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找学校的研究部门也没什么难度。

现在是暑假时间,所以校内留着的基本上是为了考研或者为了补考而奋力拼搏的学生,至于说研究区域所在的科研楼基本上属于一个无人的情况,如果不是他那朋友是业余作为志愿者过来帮忙管理研究室和实验室,他也不至于在这里和对方见面。

按照道理,这种地方和他根本不搭调,他是万年旷课只会考试的混子学生,而这里则是高精尖学术人才聚集地,他出现在这里总感觉给人一种***混入了黑酒吧一样的错觉……

自己来的时候算是一大早,比一般意义上的研究室开放时间早了大概半个小时,所以作为管理员的对方显然还没到。

文岚自然也就只能无所事事的靠在研究室厚重的钢制大门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过了片刻后,他从发呆状态回过神来,随后不由的叹了口气:“要是这门不存在就好了,我就能进去坐着了……在这外面连个座位都没有,站着是真的累啊……”

他嘴上这么抱怨着,脑子里也是这么想的。

文岚换了个姿势靠在门上,继续等待着。

但是在他的背后,变故却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了——他背后与铁门接触点的衣物悄然变成了银白色,这抹银白色并不局限于衣服上,而是逐渐由他的衣服延伸到了铁门,随后便在瞬息之间开始以点向面扩张,就跟墨水滴入了餐巾纸一样,迅速的以圆周向外扩散着。

伴随着人耳难以直接听到的细碎声音,这些银白色的色泽逐渐开始向整个大门覆盖,仅仅是在瞬息之间,整个大门便由原来的墨绿色漆门转为了闪亮的银白色——而且不仅仅是大门本身,包括了门框,门锁甚至猫眼,都全部变成了这样。

这一切,都是在文岚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

俗话说雪崩往往引发于一片雪花的飘落,目前的情况与雪崩如此相似,随着文岚直起身子脱离靠着大门的姿势,整个银白色的大门便像是被一只巧手点在了上面一般,整体如同接触了火源的冰雪一般,开始高速消融……

没错,只能用消融这个词来形容,从上至下,从内而外,速度极快甚至来不及反应,厚厚的防盗门就这么瞬息之间化为乌有,如同被某种来自虚空的生物吞噬。而且这个过程还不像是冰雪融化会产生积水,这个铁门融化后没有剩下任何的东西,就好像构成门的物质直接凭空消失了一般。

这不符合物质守恒定律,但是它确实发生了。

在大门完全消失后,一抹银色从文岚的脖颈皮肤位置悄然淡去,消失不见。

而端着个手机的文岚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背后发生了什么,他打了个哈欠,随后向身后靠去。

但是这时候已经没有大门可以支持住他的身体了。

“砰——”

伴随着一声响彻楼道的响动,还响起了文岚的痛呼声。

摔倒在地的文岚感觉自己的脊梁骨要断掉了。

但在片刻的发蒙后,他恢复了理解的能力,随后他就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门:“卧槽……”

奈何本人没文化,一句卧槽行天下。

他猛地跳起身来,丝毫不顾自己之前才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紧接着高呼一声:“我门呢?刚刚还在这里的,那么大一扇铁门呢?”

原本研究室的防盗门此时已经荡然无存,包括用于固定的门框,用于旋转大门的转轴,用于开门的把手和大门本身已经消失不见,现在文岚的面前就只有个门的形状,跟个刚建好还没装修的毛坯房一样……

或者说跟个彩虹六号里面房屋的大门一样。

他不信邪的在门里门外走了两步,确定不是什么障眼法或者幻觉,随后才一脸惊悚的摸着自己下巴:“说起来……自己之前好像有说过如果门没有了就好了……这种话吧……马萨卡……”

他显然是以为自己唯心主义了。

对于不知道自己真实情况的他来说,自己随口说了一句话就变成事实了的这个事实让他只能进行到这种程度的联想了……

在惊悚了一会之后,他突然反应过来——这尼玛好像不是自家的大门吧……

紧接着他冷汗直冒:“这该让我怎么解释啊!!!”

他连忙扒在墙上看了看周围,好在只有走廊尽头有个摄像头,虽然拍摄到了自己走上来的画面,但是按照角度而言显然是拍摄不到位于走廊中段的研究室这里的,所以监控根本不知道自己这边的具体情况,这倒是对他是个好事……

文岚决定,这大门消失不见的事情八成跟自己有很大关系,所以自己现在必须要一口咬定自己跟这事无关,自已一来就发现这门不在了,嗯,反正现在是个法治社会,你没有我把门拿走的证据,你就不能说这门是我弄没的……

更何况现在这世道这年头偷井盖卖铁已经是极限了,他还没听说过谁能偷防盗门卖的,如果真有那还真是匪夷所思了……

他就这么呆呆的在门口站了十多分钟,直到他等的人到了。

“学长?!这么早就来了?”

一个略带元气的声音从侧面传来,文岚脖子僵硬的转过头,看着那个因为某次团队活动和自己认识的,小自己一级的学妹朝这边小跑过来。

这姑娘叫洛羽,是个好学生来着,如果不是因为文岚帮过她一个不大不小的忙,她硬是加了文岚的好友要表示感谢,否则文岚这个捞比才不会和这种才女认识的。

见自己等的人来了,文岚连忙往外跨了一步,试图把她的视野和空空如也的大门隔开:“啊,我也没来多久,那什么……有点事情要跟你说一下。”

“学长居然会有事情要问我吗?”洛羽疑惑的歪了歪头:“在我印象中,学长好像是个不喜欢求助于别人的人呢。”

“那些事怎样都好,不过现在重要的是……嗯,我要说的这件事情,你听了千万别害怕……”文岚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

“学长你在说什么啊,我好歹也是个大学生嘛,肯定不会怕的。”洛羽自豪的拍了拍胸口说道。

文岚盯着洛羽的双眼沉默了片刻,直到洛羽眼神飘忽开始有些不安,他才继续开口……

“我来的时候,发现研究室的门不见了……”文岚侧过身子:“喏,就这样了。”

场面又一次陷入了片刻的沉默……

“诶诶???!!!”

下一秒洛羽的惊呼声在楼道中响了起来。

她带着一脸惊讶到懵逼的表情在原本是个防盗门的地方左看看右看看:“我……我防盗门呢?昨天还在这里的,那么大一扇防盗门呢?!”

文岚靠在一旁闷声吐槽:“是啊……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耳熟呢?”

“学、学长,这是什么情况啊?!”洛羽懵了,她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文岚。

“这不是很显然的情况吗?你门没了。”

文岚耸了耸肩,一脸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的表情:“所以现在要报警吗?”

洛羽这才如大梦初醒:“哦!对!报警!”

她从口袋中取出手机,打通了报警电话。

然后她打开免提,向警察说明了这边的具体情况,文岚站在一旁清楚的听到在洛羽说明防盗门被偷了的时候,对面的声音都抖了两下……

不过最后警察还是保证派两个人过来调查取证。

在等待警方来的时候,文岚顺便和洛羽去了一趟学校的保安处,向校方说明了这个情况。

不出文岚所料的,校方和保安处的人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也当即懵逼了。

不过他们不敢怠慢,研究室里面的一些器材还是比较珍贵的,所以当即派了一堆保安把守在了研究室的大门口,等待着警察的到来。

文岚一面装的跟个没事人一样和校方的询问人员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一面在内心叹气,自己今天本身是来找洛羽谈自己的事情的,结果却发生了这么个幺蛾子事情,这尼玛简直过分啊……

看来自己要谈事情得另约时间了,现在还是得考虑一下怎么应付之后的警察吧。

不过……自己并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楼梯口的监视器也就拍下了自己进来的过程和之后跟着洛羽出去的过程,没有拍下大门的行踪,所以他们也没法把这事情赖给自己。

就算是文岚之前靠在大门上可能会留下指纹或者什么痕迹……但现在大门已经消失了……这痕迹自然也就寻找不到了。

总之,自己应该不至于被抓出来才对。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