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寒门主母

更新时间:2020-03-20 22:27:26

寒门主母 连载中

寒门主母

来源:微小宝 作者:吕_高_ 分类:穿越 主角:夏青李氏 人气:

《寒门主母》由网络作家吕_高_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夏青李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新婚第一天,她就被夫家赶往乡下住。半年后,那个仅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她的丈夫终于迎娶了他的真爱过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 怒瞪着夏青二人离开,应母对着自个儿子诉道:“你都看到了她是怎么对你娘的吧,你竟然还如此纵容她?” “她说的这些话并没有什么不对。”应辟方看向自己的母亲。 “什么?你是我儿子吗?竟然帮她?” “我没有帮她,但她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应辟方看向被丢在地上的菜碗。 “那我呢?”方婉儿腾的起身,眼泪又往下掉,那哀怨的模样任铁石心肠的人都软了:“你就这样把我们的房间让出来给她住了,还让她与我们在一张桌上子吃饭,我的委屈和屈辱你就不顾及一下吗?” “你又何必与她去计较?再者,我确实娶了她,这是个事实。”闹了一天一夜,应辟方有些疲惫。 “那就让她欺到我头上?你都不知道她有多嚣张。”说着,方婉儿哽咽起来:“你心里,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了,是不是?”这句话,她压得极低,毕竟应母也在场,因为音低更显出她的委屈来。 “你在糊说什么?”应辟方想去安慰一下她,方婉儿却是幽怨的背过了身,泣声道:“如果你在乎我,就把她赶出府去,让她自生自灭。” “婉儿?”应辟方有些无奈。 “你要是不赶她出府,就已经是不在乎我了,那我还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 看着方婉儿这个他所喜欢着的女子,一时应辟方不知道如何安慰,只是站在原地拧着眉。 而离开了大厅堂的夏青和辟临此刻已出现在了陆姨娘住的小院子里,说是小院子,隔壁却是下人住的院子,模样也极为寒碜,比起应母住的地方,这里简陋得让人不敢相信是一个姨娘住的地方。 “娘——”小辟临跑进了屋里。 屋里也跟下人房一般无二,除了大些。陆姨娘躺在床上,脸色没多少血色,时不时的还轻咳几声,显得不太有精神,见到儿子,脸上堆起了笑脸,当看到夏青时,眼底流露出许些感激。 廖嬷嬷和水梦正在收拾着吃完的饭菜,见到夏青,忙拿了凳子过去。 陆姨娘要起身,被夏青拦住:“快躺着吧。” “谢谢你。”陆姨娘语声哽咽,看到儿子眼度掩饰不住的喜悦,也是打心底里开心:“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我对你的感激。”儿子虽然是应家的二公子,但在应家吃得了上顿,吃不饱下顿,有时待遇连下人都不如,她这个做娘的,心里亏欠啊。 夏青笑笑,问道:“二娘,应老爷在时,你也是住这里的吗?” 陆姨娘怔了下摇摇头:“老爷回来,我就会住回大院子。” “哦。”夏青轻哦了声,打量着这间房,不再说话。 陆姨娘苦笑了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若我把这事告诉老爷,一待老爷离开,恐怕我们母子的生活会过得连现在都不如。” 夏青笑笑不语。 “谢谢你,夏青。”见夏青困惑的看着她,陆姨娘感激的道:“不止是今天,还有你那25两银子,谢谢你对我们母子的照顾。” 夏青憨厚一笑,站了起来:“二娘,你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来看你。”说完,也对着用晶亮的眼晴看着她的小辟临微微一笑便出门。 目送着夏青三人出门,陆姨娘叫儿子到自己身边轻道:“临儿,你嫂嫂待我们的好,可一定要记在心里,日后有机会要报答你嫂嫂,知道吗?” 小辟临重重点点头,认真说:“娘,临儿知道了。” PS: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啊!么么哒~~这些日子有点忙,所以会常常断更,我会努力码字哦!! 从陆氏的屋里出来,廖嬷嬷与水梦的心里都有些沉重,想到少夫人此时此刻的处境,与陆姨娘又有何区别?陆姨娘是得到了应家老爷的喜爱,可也因为老爷不在家,应母就敢这样,那少夫人呢?得不到大公子的喜欢,也不讨婆婆的喜欢,还要被小妾欺辱…… 想到这里,二人心里不免有些忧愁,都看向夏青,却见夏青正欣赏着周边的花圃,脸上别说没有忧愁,甚至还有着丝丝的笑容,看着心情极好的模样。 半响,她看了看日头,朝着宅子大门走去。 正当嬷嬷水梦二人奇怪夏青去大门干什么,就在大门口附近看到了方婉儿,她正在和准备出门的应辟方说着话,可以看出方婉儿的心情非常不好,拉长着脸,应辟方显得有些无奈。 “你已经不疼我了。” 当夏青三人走近时,只听到方婉儿讲了这句话,她和应辟方显然也看到了她们,方婉儿表露着心情不佳的脸拉得更长了,一出口就带了火药味:“你来做什么?” “相公要出门,我这做妻子的自然是要来送送他了。”夏青淡淡说。 “什么?”方婉儿脸色的难看已经无法来形容。 夏青看着应辟方,她读书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男人的好看,只觉得这个男人虽然冷,但也好看得能让人目不转晴,而且越看越耐看。 “你……你……”见夏青大胆的盯着应辟方瞧,方婉儿气得声音都尖颤了起来:“你看什么?不许你这样看着辟方,听到了没有?” 在这样毫无遮掩且大胆的注目下,应辟方本来拧着的眉,透着不悦的黑眸渐渐的不自在了起来,不禁回瞪了过去,又觉得自己这行为有些幼稚,才要收回视线,只见夏青突然走到他身边,惦起脚尖,一手轻轻拂了拂他的肩膀,轻轻说道:“肩上有尘子,相公,要早去早回,我在家里等你。” 而对于方婉儿尖锐的声音,她压根就听而不见。 应辟方身子微僵,很轻微,让人感觉不到,除了他自己,垂下眼眸,看着只到他肩膀稍下的乡下女人,这般近距离,他甚至能看到这个女人一闪一闪的睫毛,她的睫毛很长,微翘,翘鼻,菱唇,唇色是健康的粉泽,没有任何的修饰与抹沫,她的皮肤没大家闺秀那般白,却非常细腻……应辟方愣愣看着,直到对上一双黑白分明却没水泽的黑眸,他才惊觉自己对她竟看了许久。 “相公,早点回来。”在应辟方要先一步退开时,夏青已退开,并淡淡说。 应辟方怔了下后竟然轻嗯了声,嗯完,他身子又显得微僵,心下有些懊恼自己在此刻失去了一惯的理智,拧眉看了夏青一眼,转身出门。 方婉儿气得瞪大眼,这句话本来应该是她说的,应辟方的这声嗯也应该是给她的,可现在,这个乡下贱妇代替了她,方婉儿愤怒的几乎失去理智。 夏青看向方婉儿,笑笑问:“妹妹,这是怎么了?怎么气成这样?”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离开辟方的。”方婉儿愤怒的说完离开。 夏青轻叹了口气,听得水梦在旁开心的说道:“少夫人,看把这女人气成这样,奴婢心里可痛快了。” “可不是。”廖嬷嬷心里清楚少夫人虽然看着平凡朴素,却是个聪慧的女子,明明是处于劣势,但总能扳回一局,可要在应宅生活,最终还是要得到大公子的心才行啊,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便道:“少夫人,咱们得想办法得到大公子对您的喜欢才好啊。” “哦。”夏青轻哦了声,突然问了句:“应家是做什么生意的?” “少夫人不知道?”水梦讶道,这少夫人进门也快一年了,竟然不知道应家是做什么生意的。 廖嬷嬷忙在旁说:“应家从老太爷那时开始就做着米粮的生意,应家的米粮还时被送进宫里做进贡的用品,所以老爷一般就住在京城打交道,很少回家。” “米粮。”夏青喃喃了句,又问:“大公子怎么不跟着老爷去京城?” “大公子原本也是在京城的,是被老太太叫回来成亲的,后来老太太病逝,大公子就决定留在这里一年以尽孝,怕春开后就要回京了,这会儿应该是在打理着镇上的粮仓。”说到这儿,廖嬷嬷赶紧道:“所以在这段时间里,少夫人一定要用心得到大公子的喜爱啊,最好能一同跟着大公子进京。” 廖嬷嬷以为夏青这次也会‘哦’一声,不想却听得夏青喃喃了句:“进京?”便摇摇头:“我不进京。” 廖嬷嬷与水梦皆一愣,异口同声:“为什么?” “难道少夫人不想和大公子在一起吗?”水梦急问道。 “不想。” 没想到夏青会直接拒绝,廖嬷嬷和水梦都傻了,如果少夫人不想和大公子在一起,那干嘛还要得到大公子的喜欢? “少夫人,少夫人——”一长工跑了过来,正是潮水村的常柱,他偷偷看了看四周,见没人就说道:“夫人命令今天不用烧午膳与晚膳了,不过小的听到方嬷嬷说会在夫人的小院里私下开灶。还有,夫人将所有的食材都拿走了,小的先走了。”说完赶紧离开。 “太过份了。”水梦气道。 “嬷嬷,”夏青对着廖嬷嬷说道:“等时间到了,咱们就去镇上和大公子一起用膳。” 嬷嬷先是怔了下,随即眉开眼笑:“是。”方才少夫人那句话一定是在开玩笑的。 “水梦,去拿咱们的野菜还有干肉来给陆姨娘送去,免得她们饿着。” “是,奴婢这就去。”水梦开开心心的走了。 二个月的大雪,并没有造成这个镇多少的影响,毕竟是个极为繁荣的大镇,但大雪封锁,物资上多少也有些紧张,用度也就没像以往那样挥霍了,而应家的米粮,价格又实行仁价,以低于成本价出售,所以应家在这个镇上是获得了百姓的爱戴和尊重的,因此,它的店门口人显得络绎不绝。 “大公子,少夫人来了。”掌柜匆匆跑进店内,嘴上虽然这么说,眼晴却困惑的看着应辟方,应家的少夫人她记得是位美丽端庄的女子啊,可现在来的那位……不过廖嬷嬷也跟在现在这位少夫人身边……额……他糊涂了。 “婉儿来做什么?”应辟方看着手中的帐本,虽然这成本价甩了快三个月,也幸好亏损的不是很多。 “好像不是以前的那位?” “什么?”应辟方抬头,就看到夏青走了进来。 他愣了下:“你来做什么?” 夏青淡淡一笑,若无其事的道:“娘将所有的食材走拿走了,并且不许厨子烧午饭和晚饭,我只好到你这里来吃饭了。” 一旁的掌柜精明的眼晴看着夏青一眼,就见夏青也看向了他,并且笑了笑,他忙低下头假装清理帐目。 应辟方的脸有些黑。 PS:么么哒,谢谢亲们的喜欢,更新慢,我尽快会多更滴。俺的QQ:137636575,随时欢迎来崔稿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