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们准备偷拍副县长
  admin 发表于 2017-06-11 09:17  分类:热眼旁观  661 次阅读  0条评论

免得小伙伴看到最后感到失望,先告诉大家事情的结果没能偷拍成功——我们三个准备好一切之后,领头的王胜因为顶撞辱骂隔壁班语文老师被学校开除了。


1

这几天高考刚结束,很多人自此结束了自己的高中生涯,怀揣着梦想和迷茫匆匆奔向了未来。已经离开高中多年的我却想起自己读高中时的几桩事儿,其中一桩是王胜组织我和大壮去偷拍副县长。


这事儿现在说起来有点露怯——人家偷拍都是去拍大官儿,我们只拍个县长,还是副的,最后还没拍成。不过想想我们当时还是高二的学生,就算偷拍个副县长,对我们来说已经很波澜壮阔了。


2

我仍然清晰地记得那天下午王胜把我从教室第五排座位上拉到教室最后一排他的座位上跟我对话的情景。我的左手勾着他的左肩膀,他的右手勾着我的右肩膀,把课桌桌盖掀开,俩人同时把脑袋埋在桌洞里,脖子略微歪向对方——高中那会儿我们用的是向上掀盖式课桌。


在桌洞里,王胜的脑袋低声跟我的脑袋说,包子,我想到了一个好事儿,想拉你入伙,敢不敢干?


我的语感特别好,立刻对好事儿”、“入伙”、“敢不敢”联系在一起的问句产生了警惕。我俩人的头埋得更低,以更低的声音问道,什么好事儿?这么神秘!可别是违法乱纪的事儿啊。


放心,肯定是好事儿——咱们去学校对面酒店偷拍副县长怎么样?拍完之后咱敲他一笔钱。王胜以同样的低声跟我说。


我以为我听错了,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王胜说,偷拍咱县的副县长,我哥哥给副县长开车,他说副县长经常带着女人到咱学校对面的酒店干那事儿,我想了,咱拿着相机去给他拍下来,然后敲他两万块钱,咱俩一人一万……


还没等王胜说完,我就把脑袋从桌洞里抬起来,险些被桌盖磕到脑袋,手也从他的肩膀上松开,尽量压低声音跟他说,这算是好事儿?这不是违法乱纪么?


接着我站在道德法律、校规校纪、班规班纪等角度上严厉地对王胜做了一番警告,然后匆匆回到了座位上——还有一大堆习题没做完呢。


3

我以为这事儿就算完了,想不到接下来半个多月里,每到下课,王胜就拉着我给我做思想工作,甚至做广播体操的时候也不忘跟我叨咕两句,竭力向我阐述去学校对面酒店偷拍正在干那事儿的副县长的重大意义。


王胜做我的思想工作主要有两个角度。一个是物质上的——偷拍后可以威胁副县长,让他拿出两万块钱我们花花,否则就拿着照片去找正县长举报。见我不动心,王胜把每人拿到一万块钱以后的情景展望一遍又一遍——拿到这一万块钱以后怎么花,怎么做投资。


在众多的情景展望中,我记得比较清楚的一个是,拿出两千块钱到学校对面彩票站买1000注福利彩票,中他个二等奖二十万,然后拿着二十万去把县里的酒厂买下来,把我们县的白酒做大做强,走出亚洲走向世界。


以二等奖二十万为起点,王胜还设想了其他投资项目,包括不限于把我们县的茶叶厂买下来,做大做强,走出亚洲走向世界;把我们县的博物馆买下来,做大做强,走出亚洲走向世界;把我们县的旧城墙买下来,包装一下,走出亚洲走向世界;把我们县最高的山承包下来,开发搞旅游,走出亚洲走向世界……


总之,就是把我们县的某个东西买下来或者包下来,然后做大做强,然后走出亚洲走向世界……


至今我们县没有一个像样的企业做大做强,没有一个物件走出亚洲走向世界,我甚至想,当初如果跟王胜把偷拍副县长的事儿干成了,或许就不一样了。


4

王胜劝我的另一个角度是精神上的——偷拍他算是给这个贪污腐败的副县长一个教训,为全县父老乡亲出口恶气。


王胜例举了副县长的种种传闻,根据那些传闻——副县长曾经加码向农民多收粮食向职工多收费用,多出来的粮食、费用自己贪污掉;副县长为自己的小舅子开办造纸厂大开方便之门,那个造纸厂整天往护城河排废水也没人敢管;副县长三天两头带着女人去酒店干那事儿,据说还逼着女学生跟他去酒店干那事儿;副县长的儿子曾经打死了人,连监狱的门都不用进,被打死的算是白死了;副县长的老婆曾经开着车在学校门口撞伤了学生又倒车把人碾死了,学生家长来闹事儿被副县长带着武装部的给打服了……


王胜每天把副县长各种有的没的传闻都跟我说一遍,这些传闻有的是我曾经听过的,有的是全新的。那段时间我仿佛在听全县人民血泪史以及贪官污吏作恶集锦,有时听的我眼睛里闪出一丝充满正义的凶光。


王胜说,对于这样的副县长就应该好好教训一下,到时候我们除了偷拍,还可以当场打他一顿,只要不打死就行……


5

我勉强同意了王胜的提议,但内心还是挣扎的。我把我能想到的问题挨个罗列了一遍——


拿什么偷拍?怎么知道副县长去了酒店?怎么绕过班主任和宿管以及学校门卫去酒店?怎么绕过前台找到副县长的房间?副县长不给我们开门怎么办?副县长带着保镖怎么办?需不需要蒙面?拍完之后怎么绕过宿管回宿舍?副县长没带那么多钱怎么办?两万块钱有很大一摞,拿到手以后怎么保存?


接下来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我和王胜利用课余时间开动脑筋重点研究我提出的各种问题,以及衍生出来的新问题。


拿什么去偷拍?这个王胜早有准备,拿他的数码相机去拍。之前我没怎么接触过数码相机,为了我们这次偷拍能顺利进行,王胜教会了我如何熟练使用数码相机。本来我说他来拍就可以,但王胜说为了保险起见,俩人都得会,万一副县长不老实,需要上去打,他的战斗力比我强,到时我负责拍照就可以了


怎么知道副县长去了酒店?王胜说可以从他哥哥嘴里套出来,他哥哥是副县长的司机,肯定知道副县长什么时候去酒店,他哥哥比较憨直,很容易就能把话套出来。


怎么绕过班主任和宿管以及学校门卫去酒店?这个并不难,下晚自习以后,跑到宿舍把被子铺开,塞上一堆衣服,假装人在床上躺着,就可以骗过班主任,趁乱躲过宿管出去就可以了。至于学校门卫,我们不从大门出去,我们爬墙出去,学校小花园到外面的墙很矮,很容易就能爬出去。


怎么绕过前台找到副县长的房间?按照王胜的说法,这事儿也不难,副县长是常年在学校对面的酒店里包房间的,他的房间号是固定的,只要提前去踩好点,就能知道副县长的房间。王胜说这事儿包在他身上,他找个机会先去踩一下点,顺便检验一下从他哥哥那里套来的消息准不准。


副县长不给我们开门怎么办?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副县长在房间里干那事儿,肯定不会给我们开门,一旦听到外面有动静,他会第一时间把裤子提上,我们就拍不到什么有用的内容了。


最开始我们想到的办法是大力把门撞开。但我觉得这个办法不妥——撞门的动静很大,容易把酒店服务、安保人员招引过来,而且万一撞几下撞不开,人家把裤子提上了,我们就算白撞了。


我和王胜同时想到了我们班的大壮。大壮的座位也在最后一排,他家就住在学校附近,他爸爸是专门开锁的,上次我们教室的钥匙丢了,是大壮用一张电话卡把教室门打开的,他应该有办法打开酒店的房间门。


王胜用了一节课的时间说服了大壮。大壮说,这事儿并不难,大多数房间他一张电话开就能拨弄开,实在不行用手电钻,十秒以内准能捅开,而且那个酒店就在他家斜对面,对他来说很熟门熟路


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让大壮到时候带上手电钻,如果电话卡打不开就赶紧上手电钻,千万不要给副县长提裤子的时间。


我和王胜对大壮说,到时候最关键的一环就看你这里能不能快速打开副县长的房间门,你一定不能掉链子。


第二天大壮就把五个锁芯丢到我和王胜面前,说是用手电钻钻下来的,最快的一个用了5秒钟,最慢的一个用了12秒。与此同时,我们这层楼其他5个班传出教室门锁被人破坏了的消息……


副县长带着保镖怎么办?王胜说县长去酒店干那事儿从来不带随从人员,都是司机直接送到酒店门口,第二天司机来接,所以这事儿根本不用担心。


需不需要蒙面?最后商议的结果是必须得蒙面,而且去的时候不能穿学生服,最好穿深颜色的衣服,夜里行动不容易被人发现。大壮说他家里有玩具面具,到时候可以带着面具去,我和王胜同意了。


拍完之后怎么绕过宿管回宿舍?这事儿对于大壮来说不是问题——他是跑校的,干完直接溜回家就可以了。我和王胜先爬墙翻进学校,在宿舍附近躲着,等早晨宿舍开门,我们赶紧溜回去把被子叠一下,跟往常一样去上课就可以了。


副县长没带那么多钱怎么办?王胜说这是多虑了,只要我们拍下照片,不怕他不给我们钱。如果身上没带那么多钱,就限他一个星期时间,过了一个星期还不给钱,我们直接把照片洗出来,去举报他——钱不要了,就当帮老百姓出了一口气。


两万块钱得有很大一摞,拿到手以后怎么保存?因为大壮加入我们,我们决定把价格加码到3万元,这样我们每个人可以分一万元。我们三个趁着大星期,各自拿着身份证去县农行开了个账户,一旦钱到手,先去存在银行里,等风声过了以后再取出来花。嗯,这是我人生的第一张银行卡,至今还保留着。


后来大壮也提了一个问题——如果蒙着面闯进去,万一人家副县长没干那事儿,而是在开会或者在看报纸怎么办?我们意识到如果真这样,那就比较尴尬了。算他运气好,我们只能赶紧跑路,算这次行动失败了。王胜给我们鼓劲儿说,这个副县长肯定有问题,不信他领着女的去酒店不干那事儿!


6

那段时间,我们三个对自己的体能、速度、攀爬等进行了刻意的训练。学校操场上有个国旗旗杆,我们三个仅凭双手和胳膊的力量可以爬上去五六米高,要不是担心把旗杆晃倒了,还能爬更高。


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随时准备去拍正在酒店干那事儿的副县长。


最后还是出了意外。那天我们宿舍因为晚上讲话被教务处扣了班级分,班主任让我们罚站。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儿,站一节课就能回去。可事儿就是那么巧,我们在走廊里罚站,隔壁班的语文老师刚好路过,说了一句,不遵守纪律就得罚。


王胜嘟囔了一句,管你什么事儿?隔壁班的语文老师耳朵奇好,反问王胜你说什么?王胜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说我们班罚站管你什么事儿?


隔壁班的语文老师气得打哆嗦,指着王胜说,你再说一遍?王胜哪肯听他的再说一遍,而是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


那语文老师虎虎生风地冲过来要打王胜,王胜闪躲的同时还顺手带了一下,隔壁班的语文老师脑袋就撞到墙上去了,流了一脑门子血,晕过去了……


恰好被巡查的教务处主任看到,要把王胜扭送到派出所。王胜拔腿就跑,教务处主任连同其他几个老师在后面追,最后王胜从学校小花园翻墙出了校园——本来我们准备从这个位置翻出去偷拍副县长的。


接下来一个多月我们和王胜失去了联系,偷拍副县长的事儿也就搁浅了。再次取得联系时,王胜已经转学到了隔壁县的一所高中。他给我寄了一张明信片,上面只写了几个字——副县长那事儿就别干了,风险太大……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youduoshao.com/2017-06-11/201706112807.html

填写您的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