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们被逼得有多惨
  admin 发表于 2017-04-16 11:19  分类:热眼旁观  584 次阅读  0条评论

那年我们还是正处在变声期的中学生,每天穿着蓝色的校服,挎着书包蹬着自行车去上课。


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遍了大江南北,但我们那个小镇子显然没在大江南北的行列。


当时农民的收入很低,去劳务市场打工的,干一天不足10块钱,还只管水不管饭。我老母勤劳致富,养了十几只兔子,连饲料带青草喂了几个月,卖掉得了50多块钱,当时觉得已经很多了,乐得眉开眼笑——现在想想,刨掉成本只剩下个负数


当时农民的收入很低,但从农民手里收的税费不少,光名目就有很多种——公粮、提留、特产税、出斧子、集资等等


公粮一般分为两拨,夏季公粮和秋季公粮——夏季收了小麦之后要交公粮,秋季收了玉米要交公粮。


提留一般也分两拨,公粮是交给国家的皇粮,提留则是交给地方ZF由地方ZF支配的那部分,据说地方ZF拿这部分钱搞计划生育、办教育去了。


提留一般在公粮之后收,意味很明显——先保证国家的,再保证地方ZF的。


特产税全名农业特产税,用臭名昭著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在菜园子里种几头大蒜,种几颗葱,都要交特产税;在自家院子里用几个大点的水缸养几条鱼,都要交特产税。


自家院子里的枣树、杏树但凡结了果子,就得交特产税。这一点我印象特别深刻,当时我奶奶家有一棵杏树,为了避税,杏子还发苦呢,她就让我们把杏打下来,假装这棵杏树没结果,还让我把那堆苦杏拿回家喂兔子,现在想想我奶奶的脑洞也蛮大的——她老人家说怀孕的兔子爱吃,吃了能开胃……


一来二去,搞得大家不敢种任何经济作物,只能种小麦玉米。而小麦玉米根本卖不上价——直到现在,在很多地方种小麦玉米都是往里赔钱的


出斧子倒是不用交钱,只要去工地免费给公家干活。例如要求每口人出10天斧子,意味着如果一个四口之家的男劳力得去给人家干40天活,如果男女劳力一起去,得去给人家干20天活。


集资每年集若干次,不定期——例如某个地方要修路了,钱不够,就从农民这里集一把,某个地方要修什么建筑了,钱不够,就从农民这里集一把。


事实上,公粮每次都是勉勉强强才能收上来;提留每次都是棍棒相加才能收上来;特产税,谁家不小心种了特产谁倒霉活该——要么交税,要么特产被强行收走;出斧子大家倒是可以配合,反正去了就磨洋工呗——但也耽误了干别的活呀。


大多数农民经过这几轮之后,基本上被刮得差不多甚至被刮成负的了,所以每次集资都很难集上来


当时为了收集资,动用了各种手段,主要形式是扣物扣人,迫使没交集资的拿钱去赎物赎人。例如去把人家里的电视机、自行车、牛、羊、鸡给搬走抓走,什么时候把集资交上,什么时候还回来;例如把家里的男主人逮走,什么时候把集资交上,什么时候把人放回来。


一开始上面来搬东西、抓牛羊鸡,大家听到风声提前把东西和动物们转移掉,尽管每次转移都可以减少一部分损失,但折腾几轮之后,家里也没多少值钱的东西值钱的动物了,于是扣就扣抓就抓吧,管他娘的,就是没钱交


最开始来逮人的时候,大家还是比较恐慌的——每次有动静赶紧跑。跑的次数多了,村民们发现逃跑也没什么意思——反正人在外面也赚不到钱,于是逮就逮吧,大不了进去饿几天再出来,还省了粮食戒了烟,就是不交


这种破罐子破摔的做法一开始只在某个村子的某几户人家盛行,后来蔓延到整个村子,后来蔓延到整个镇子


这帮村民简直是耍无赖啊。不过当时咱们的人民ZF更有办法,例如我们镇ZF出了个聪明人,他的指导思想是,逼大人不行,咱们逼孩子。具体做法是——给全镇每个学校的每个学生发一张纸条,学生拿着纸条去找村里,如果已经交了集资,村里就给盖个戳儿,没交的就不给盖,限期没盖上戳儿的学生,将被赶出校门,直到交上为止。这倒是应了“从娃娃抓起”这句号召。


据说出这个主意的聪明人家后来生了个孩子,这孩子没有排泄孔。当时的医疗条件差,没有医院敢收治,那个聪明人回家把火钳烧红,估摸着位置,给自己的孩子捅出了个排泄孔。这个多才多艺的聪明人还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给自己孩子的排泄孔修了一下边儿,希望能和正常的排泄孔样子相仿。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youduoshao.com/2017-04-16/201704162789.html

填写您的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