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选择?
  admin 发表于 2016-07-09 22:49  分类:热眼旁观  884 次阅读  0条评论

今天在天桥上看到个乞讨的残疾儿童。


肯定是儿童,但没法估计年龄——残疾至畸形,几乎没了人的形状——皮包着骨头,没了一条胳膊,剩下的那条从肩膀以下畸形变细,最细处不到大人拇指粗;两条腿从膝盖往下都没了,用布包着断口。如果不是藏在脏兮兮的脸上那双眼白眼珠黑白分明的眼睛,断然看不出这是个人


不管我们超额完成了多少个几年计划,不管我们如何高唱花园的花朵多鲜艳,不管你见没见过、信不信——在各个城市经常看到这种残疾儿童


他们也曾经有过疼自己、宠自己的父母亲人。后来他们家来了魔鬼,把他们折磨成人不人鬼不鬼,把他们家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


再悲催的人间惨剧见多了听多了也会让人变得麻木——现实中不缺冲击我们神经敏感线的料。


我的敏感线也已经变得超高了——路过时仅仅皱一下眉,啧一下嘴,继续赶我的路,有时趁着热乎劲儿跟同路人聊一下拐卖儿童的话题,和同路人一起叹两口气,说一堆从网上看到的如何防止儿童被拐的方法,然后接着聊我们原来的话题——我们已经麻木了。


今天看到的这个残疾儿童不一样——他的后脖子上有一块很长的褐色胎记。


胎记,从胎里就带着的记号。

我知道多年来一定有一家人在四处打听脖子上有块儿胎记的小孩儿,甚至这家人已经集体神经过敏——见到年龄差不多的小孩儿就去看他的后脖子。


这家人如果足够幸运,一个蹦蹦跳跳健康活泼的小孩儿会重新回到他们家;如果不幸,在后面的岁月他们只能在梦中见到自己的孩子,靠想象幻出孩子的样貌。

还有一种情况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如果这家人恰巧也在天桥上看到了这个孩子和他后脖子上的胎记,他们会不会去认这个孩子?


我想对于家人而言,认了意味着很多,不认也意味着很多——只是那些意味着的东西朝向不同方位——认或不认会给那家人带去不同的将来。

面临这种仅仅是口头或书面上的而非生活中的问题,君子们往往会在第一时间占领道德制高点——当然是认咯,甚至还YY着配合有关部门顺藤摸瓜打掉拐卖团伙,免得其他家庭再受害。

对道德制高点的这种占领是一件性价比很高的事儿,很多人会去占领这座制高点并向下扫射。但如果制高点上的人们真的在现实中出现了这种问题,会有多少人不改初衷?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youduoshao.com/2016-07-09/201607092648.html

填写您的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