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我家的一件很狗血的事儿》
  admin 发表于 2016-07-02 15:32  分类:热眼旁观  672 次阅读  0条评论

上次那篇《我家的一件很狗血的事儿》,本来想把话题引到计划生育上的——毕竟现在开明了,政策也变了不少,很多以前不能说的事儿可以说了。结果写着写着就走了情感怀旧路线——有些事儿是没法控制的。


不过还好,并不是写跑题直接给零分的命题作文——写跑题了,再拉回来就是了。


上篇我爸爸有这么一句话“别拿搞计划生育强调理由,日本鬼子来了不也照样生孩子养孩子?


其实我们那一带最早把日本鬼子跟计生小分队作对比的是我奶奶,我奶奶的原话相当有碍观瞻,实在不敢写出来给大家看。不过可以说说我奶奶在什么情境下说出来的。


当时我妈怀了我弟弟,计生小分队时常来我家抓人,最开始他们两口子按照当时躲计划生育惯用的套路——白天找人帮忙从外面把门锁上,制造不在家的假象,晚上找人帮忙从外面把门锁上,继续制造家里没人的假象。


按照套路,计生小分队一看门锁着就走了,用这套路糊弄过去好几次,谁知计生小分队有时也不安套路出牌——有一次小分队直接撬了锁。


幸亏当时跟邻居家的墙不算很高,我们一家三口半翻墙去了邻居家,从邻居家跑了。嗯,那次我们家差点被一锅端了。


后来我爸妈觉得翻墙不方便也不安全——逼急了小分队可能去邻居家搜人,他们两口子商量了一下,在屋后墙上开了个洞,里侧用衣柜挡着,外侧用玉米杆子盖住,衣柜上放着三四天的煎饼和咸菜


白天晚上的都警惕着,一旦有疑似计生小分队撬锁的动静,挪开衣柜,拿上煎饼,抱起被子,领着孩子(也就是我),钻洞就跑,到野外青纱帐里躲起来,等计生小分队走了再回来。


那个洞还真派上了几次用场。不过,人跑了,家里的东西遭了殃——回家一看,家里的家当,连同锅碗瓢盆被砸得稀碎。


有次家里被砸完,我们一家三口半刚从玉米地里回来还没来得及收拾,我奶奶来我家看到锅碗瓢盆碎了一地,就开始叨叨起来。


她老人家见多识广经历丰富,把墙上的洞跟地道战联系起来了把砸碎的盆盆罐罐跟三光政策联系上了说了一段有碍观瞻,不太和谐的怪话。


那套怪话恰好被看热闹的听去了,就流传起来。到现在,我奶奶去世好多年了,她那天早晨说的那套怪话还在流传——如果我奶奶年青的时候生活在当代,一定是个不错的段子手。


若干年后,我问我奶奶,日本鬼子到底有多可恶?


她说,其实比起来日本鬼子也不算可恶,日本鬼子一般白天进村,有时候还提前打枪,大伙儿听到信儿收拾东西往山里跑就行了,落下拿不走的会被抢去;不像搞计划生育的,大半夜进村,弄的鸡飞狗跳的,你说你要拿去自己用了,也不算祸害东西——一点不剩,锅碗瓢盆都给你砸得稀巴碎


那时候我满脑子都是南京大屠杀之类的,跟奶奶说日本人在南京杀了几十万。奶奶叹了口气说,要不怎么说日本鬼子比牲口还可恶呢。


……


一会儿不算可恶,一会儿可恶,把我绕糊涂了——反正当时我是没弄明白在奶奶眼里搞计划生育的和日本鬼子到底哪个可恶,哪个不可恶。只是觉的她老人家的话有点不和谐。


谁可恶谁不可恶不是今天这篇的重点,这篇的重点是若干年后,我读中学那会儿,稀里糊涂地参加了一次计划生育小分队的行动


那是个暑假。我一个中学同学到我家找我,说包子,明天有个可以赚钱的事儿,你去不去?


那时候我是个财迷,一听可以赚钱,就问他,什么事儿?可以赚多少?


活儿不重,就是跟着去转转站站,一天可以赚40¥,还管一顿饭,来回还发汽水。我那同学说。


一天40¥已经不少了——当时在工地做小工一天忙死忙活也就赚10¥左右,而且没有汽水没有。诱惑不小,我没再问也没犹豫就答应了。


我答应之后,我同学蹬着他那二八自行车走了,说再去问问其他同学还有没有去的,让我明天吃完早饭在家等着,他骑自行车来接我。


第二天我正在吃早饭,我同学就骑着自行车到了我家。我赶紧扒拉完我的早饭跟着同学走了——那个时候父母不太管我们,出门前只要丢给父母一句“我们出去玩啦”就可以了。


同学骑着自行车驮着我到了蛋子县计生委的大院,那个时候计生委是个重要的部门,有个自己的大院。


以前路过县计生委大院,但从没进来过,这是第一次进来,给我的印象是院子很大,动物很多,杂物很多,标语也很多。


院子大。

说明这个部门重要,需要很大的院子才能展开工作。


动物多。

驴、牛、羊、鸡、鸭、鹅、猪、狗、兔被混圈在墙角的一个两面墙两面栅栏的圈里,各自的叫声,各自的味道混杂在一起。


很明显这些动物们已经在里面关了很久,没了初来乍到的恐慌和不同种群之间的攻击——熟悉了环境,熟悉了彼此。偶尔也能看到不和谐——为了被踩在泥里的粮食粒子,一只鸡啄跑了另一只鸡。


这些动物们各自从混杂着粪便、雨水的泥地里用各自的手段觅着吃食——猪往前拱鸡往后刨那是正常套路,狗也被迫从泥地里往外拱粮食粒子那是对食物的真诚。


不忘繁殖——有些花心的公鸡开始踩起了母鸡;有头大叫驴啊昂啊昂地叫着,下面晃荡着硕大的阳具……


杂物多。

黑白电视机、缝纫机、拖拉机、摩托车、自行车、独轮车、暖瓶、水壶之类的没有章法地凑成一大堆——暖瓶拎着水壶踏着缝纫机,独轮车左边驮着自行车右边驮着摩托车趴在拖拉机上看电视。


玉米、小麦、黄豆、花生、水稻等各种粮食用尼龙袋子装着,堆在杂物旁边,有的被雨水泡了,从麻袋里钻出了叶芽,让人想起种子的力量。


标语多。

里面外面墙上都写满了白底红字的标语,在角落里还有一大堆手举式标语牌。

说明这个部门注重宣传工作,也说明这个部门负责的工作很重要,需要各种苦口婆心、声嘶力竭、威胁恐吓的标语来宣传


直到这时候我还不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只知道干一天可以赚40¥,还管午饭,还发汽水。


后来才知道,我们要干的事儿叫做异地执法加临时工


临时工,这些年比较流行,大家是知道的——有关部门的有关工作忙不过来,或者不方便正式工直接出面去干,就临时付费找来非正式人员去做,临时工除了干活有时候还要背锅。


异地执法,就是在A县的人员到B县去执法,一般是那种比较容易得罪人的执法——计划生育就是其中一种。


大多数违反计划生育的,听到执法人员到了,都吓跑了,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家当之类的拿不走,执法人员负责收缴或者打烂他们的家当,以对其超生行为形成压力。


院子里的那些动物杂物粮食都是计划生育小分队下去搞计划生育缴上来的。


执法过程中难免磕磕碰碰甚至跟周围不明真相的群众发生肢体冲突,比较容易得罪人。


如果本地人去执法,容易被当事人报复——一个县里乃至一个乡里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说不定就遇到个疯子,逼急了背后打黑棍。

这种例子到处都是,我们当地曾经有位计生人员执法过程中把别人肚子里的孩子踢没了,那家男人开着拖拉机把计生人员家的孩子大腿直接碾碎了。


异地执法就少了这种烦忧,从外面找一堆不认识的一次性临时工,执法过程中就算出现磕磕碰碰,事主想报复也找不到具体的报复对象,没有具体的报复对象就不容易产生过激行为——你可以恨某个凶狠残暴的具体人,但你对着凶狠残暴这俩词很难产生恨意@@。


我同学领着我到了报到处,工作人员推给我们个表格,让我们在表格里登记姓名年龄之类的个人信息。


表格最后一列是个选择题选项是打、拿、看。我不明白什么意思,问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丢过来一句话——打40¥拿30¥看20¥。


我还要问,打拿看具体是什么意思?我同学说咱都选打,反正一般也打不起来,赚的还更多。我看表格前面有很多选了打,想都没想,也选了打。


填完表,工作人员说,出门往左拐到主楼后面停车场等着。


同学拉着我往外走,我问他到底是去干什么?


他说,跟着到别的县去搞计划生育,有人家超生了,违反了计划生育,我们去执法。


他还给我解释了什么是打拿看——打表示执法过程中如果出现反抗,就要上去打人家;拿表示在执法过程中要冲到人家里去收缴人家的东西;看(kan一声)表示只要在事主家门口站着看场子就可以,一动都不用动。


我同学又说,那些超生户的一般听到消息就吓跑了,根本打不起来,选打赚的最多,还能冲到超生户家顺点东西,最最划算了


那时初中的我,听了还有几分热血,觉得是在为推行伟大计划生育国策贡献力量,对着我的同学重重地点了下头


到了主楼后面的停车场,这里已经有几十号人。

些人一部分是跟我们差不多的中学生,甚至中间还有一两个穿着印有xx中学的校服;还有一部分一看就知道是社会青年——纹着身戴着金链子扎着耳钉的那种;还有几辆小面包车,几辆小货车,车斗车门都少了车漆——执法过程中难免有些磕磕碰碰。


大家三三两两地或站在或蹲在或坐在刺松的阴凉下,相互交谈着,乌央乌央跟赶大集似的。社会青年们谈的大多是上次跟哪里打架了,自己能喝多少斤酒,新开的练歌房有几个长得不错之类的;中学生们的话题更和谐一些,有的还相互问暑假作业做得怎么样了。


我和我同学站在刺松阴凉下,我问他,你去过几次了?


同学说,连这次四次了,前两次选的看,第三次选的拿,这次选打。其实活儿都差不多,打和拿可以冲进去顺点小东西,上次顺了个打火机和指甲刀,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顺个手表之类的。


哦?谁拿着算谁的?我问。


当然不是啦,电视、摩托车之类的大件肯定要收上来给公家,小件儿偷偷藏身上,别让别人知道,就算自己的啦,上次一块儿去的有个家伙顺了个电子表,运气太好了,啧啧。


开始执行的时候,他们会安排选打的第一批冲进去,咱直接奔里间屋,兴许能摸到好东西。我同学继续补充说明。


我想到了个问题,万一真打起来了呢?


打不起来,肯定打不起来,到时候如果人家里有人,咱就冲得慢一点,如果没人就肯定打不起来,咱就冲得快一些……


……


那时的我感到兴奋,没什么不安。我还在脑海过了一下对方把贵重东西藏在什么地方、我今天穿的衣服口袋够不够大,能不能藏得下好东西之类的。当年打土豪分田地应该也是这样的吧,我想。


大概待了十来分钟,来了个戴着手表把白衬衣扎在裤子里的工作人员,那人拿着名单让我们集合凑出了个队形。


站完队,工作人员跟我们说,40¥和30¥的名额已经超标了,后面来的只能调到20¥里了,念到名儿的就是被调过去的。


我和我同学都被念到了。我同学有点过意不去,说好了可以赚40¥的,结果只能赚20¥;我也有点歉意,毕竟他骑车驮着我来的,如果不驮着我或许他能赶上40¥那档……


工作人员说,今天情况特殊,20¥调整为22¥,20¥档的今天多了一项任务——每个人到前面拿块标语牌,现场全程举着牌子


一声令下,我们就冲到院子里选起了标语牌,我选了一个写着“计划生育是一项基本国策”的标语牌,我同学选了“少生孩子多种树”的标语牌——20¥档的大多是中学生,其他人选的也是类似苦口婆心型的标语为主。


选完标语牌,大家又回去站好队,工作人员说,你们选的标语有点偏软,不过也没关系,到现场把标语牌子全程举起来,效果也一样


接着那位工作人员给我们介绍了此行的几位领队——除了大领队,其余几个领队就是那些车的司机,领队们从车里跟我们招了招手。


介绍完领队,工作人员让我们竖起耳朵仔细听接下来要讲的纪律和注意事项,具体的纪律和事项现在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大概的几条——

不准怯场,该上就上;

不准损坏能拿走的物品;

不准私藏物品,从现场拿到的东西要交公,对于私藏物品的,扣发工资,没收物品,把人留在现场,永不再用;

一切行动听指挥不准擅自行动,不准擅自离岗,不准擅自离队;

注意自身安危,一旦出事儿,自己承担。。。


纪律宣布完毕,按名单依次上车,上车前每人领了一瓶汽水。


全部打的和部分拿的上了前面的面包车;部分拿的和全部看的上了后面的小货车——很容易分辨,拿的手里只有一瓶汽水,看的除了汽水还有一个标语牌。


都上了车,就出发了,前车带路后车跟上,最后面还跟着两辆空货车。


我晕车,乡间路颠簸,晕得更严重。在货车车斗里也晕,一路难受的要死不活,不停地问我同学还有多久能到?同学每次都是抬头看完太阳,再跟我说,快了马上就到。

我难受,汽水很快就被我喝了一多半,还是没到。


途中停了一次车,领队们说,赶紧下车把屎尿都挤出来,别一会儿懒驴上磨屎尿多,给我丢人,8分钟之内解决完马上上车。


我们几十个精壮的青少年下车站成一排,对着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无名水渠撒了一泡热尿。


虽然开车前几个领队都喊了一嗓子,到底还是有人掉队了,有两个40¥档的社会青年,抽烟拉屎去了,没人注意到他俩,车开了,他俩没赶上——快到目的地了才发现少了那俩人,大领队把两个30¥档的调到40¥档。


那时候乡间没有公交车汽车之类的,三个多小时的车程,不知道俩金链汉子后来怎么回去的——执完法回去的时候要到当地县计生委做交接,车队回程没走原路。


终于到了目标地界,领队们跟当地计生委派来的向导在村口沟通比划了一阵子,继续开车直扑第一个目标——村里有两家超生的,还有第二个目标。


当地计生委派来的向导没跟着来——他怕被当地人认出来,遭报复。


车队进村子,一堆村民跟着看热闹,我们在车上很威风的样子。


车队在第一目标所在的胡同口停下了——不能往里开了,胡同太窄,开不进去。


刚一下车我就成功地把自己置于了人群的中心——我晕车,在车上一路克制着没吐出来,下车后我哇哇吐了,把早饭连同喝进去的汽水一起吐出来了,吐得两眼眼泪冒都出来了。


我的汽水在车上就喝光了,我同学还有半瓶,递给我让我漱漱口,给我的感觉是——用汽水漱口,好奢侈啊。


同去的还有几个晕车的,没我严重,本来可以不吐的,结果被我传染了,我们四五个扶着一棵大树一起吐,包括一个纹身的金链汉子。


本来准备跳车之后以汹汹之势直扑目标的,结果那么多人吐在了当场,耽误了时间也泄了不少士气,几个领队气坏了,又不好当着围观的村民发作。


等我们几个吐完了,领队让我们按照打、拿、看分成三个梯队,另外留了几个看车的——40¥的在第一梯队,30¥的在第二梯队,我们20¥的举着牌子在第三梯队,每个梯队之间隔着两三米的距离,领队带头直奔目标家。


胡同很窄,路也不平,我们几十号人再加上看热闹的村民,一下子把胡同塞得满满当当,在领队带领下一脚一脚地往前走,很有气势的样子。


目标是一面瓦房三面土墙围成的院子,两米多高的土墙上种着仙人掌,两米多高的木门用拳头大的挂锁锁上了。



跑了?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把锁撬开!领队对着一个粗胳膊粗腿的金链汉子说。


金链汉子轻车熟路,拿着钢钎,捅进门鼻子就撬。


金木相冲,钢比木头硬,钢又有杠杆,三两下门鼻子就被从木门上撬下来了,拳头大的挂锁成了扔在地上的摆设。


一队二队冲进去,能拿走的都拿走,三队门口举着牌子看着,牌子举得高高的。领队吼着安排。


其他人呼啦呼啦冲进去,我们站在门口举着计划生育标语牌子。


其实我们举牌子的还是有点用的。周围看热闹的看到我们的牌子,白底红字又是国策,又是坚定执行的,本身就有威慑力,再加上我们人多,他们即使有什么不平,也不敢怎样。只是我们举牌子的有几个穿着xx中学校服,让人看起来短了不少气势……


这家人院子里很快就有了响动,一会儿就有人抱着电视机,牵着羊出来了,还有人拎着两只鸡,有人往外抬粮食,有人往外抬缝纫机……


有两只鸡不知道是被逼急了还是怎么回事儿,居然跳上了墙,在墙头上踩着仙人掌,唱着咯咯哒来回跑。


我们这群看的,在外面闪着标语牌大声吓唬墙头上的两只鸡,想把它们吓回去,那两只鸡不听吓,忽闪着翅膀跳到了墙外,唱着咯咯哒沿着胡同一溜烟跑了,有个金链汉子出来追也没追上……


半个多小时,大家从那个院子里出来了,手里都有东西——最后出来的那个哥们抱着两个大花枕头。


领队的说拿枕头干什么?扔回去!


那哥们说,我看没别的可拿了,就拿了两个枕头,可以放车斗里,回去的时候坐上面软和些……


我同学悄悄告诉我,他也拿了点东西。

我好奇,没看你冲进去啊?

我同学拍拍自己的兜说,一开始不是撬下来一把锁么,我趁人不注意把那把锁揣起来了,回去看看能不能配上钥匙,实在不行可以当废铁卖。

我同学还说,一会儿撬下一家的时候你瞅着点,趁别人不注意把锁揣起来拿走。

我那位同学后来做了好大生意,我认为他的生意能做大,跟他从小精打细不无关系。


领队领着我们出了胡同,把东西动物搬到车上。

大家都很兴奋,仿佛一场大捷。


羊和鸡不听话,特意准备了一辆车斗上有网罩的货车,把它们往网罩下一扔,就老实了。用现在的话说,绝对够专业。


车队又到了第二个目标所在的胡同口。

类似的胡同,类似的院子,不过这次不用撬锁——没锁。

当时我心想:哎呀,我的锁没了。


领队有些兴奋了——在上一家搞出这么大动静,这家居然没跑。

搞计划生育的都知道,抓住人比拿走人家东西要有价值——不但可以在控制超生方面做出成绩拿到嘉奖,还能敲出一笔罚款,比牵两头羊,拎几只鸡划算多了。


领队带着两个金链汉子敲门,没人应,门是从里面闩住的。


木头门,没难度——两个金链汉子插上钢钎,几下就把门撬开了。


领队说,一队二队跟我们一起往里冲,冲进去先把人扭住再顾其它的,千万别光顾着拿东西让人跑了,三队在外面把牌子举得高高的。


我们举着牌子在外面等,领队们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一队二队跟着往里冲。


院子里除了鸡飞狗跳声,还听到了女人哭叫声。

不一会儿,一个头发蓬着肚子大着的女人就被架出来了。


一个领队也跟出来了,说先把人架到车上,多留几个在车上看着,防止她跑了,防止有人来抢人,一会儿开车拉到他们县计生委,让他们自己处理。


那女人被强行架扶着,两条胳膊挓挲着,双脚迈着大大的外八字,哭喊着往胡同口挪——我以前从没见过边哭边喊,挓挲着胳膊却能迈起外八字


有村民议论——

她怎么没跑啊?

没寻思计划生育的今天会来,她家男人领着几个闺女赶集去了,她一个人大着肚子怎么跑呐。

砸上一家的时候我还给她报信了,她不听,说已经快九个月了,计划生育就不管了,喃,还是被人给架去了。

计划生育才不管几个月呢,架到计生委,肯定就给流下来。

九个月大了,弄不好得出人命啊。

小的肯定没了,就看能不能保住大的了。

哎,伤天理呐,看她那肚型,这回真像是个小男孩儿。

……


说实话,听到她们聊的这些,我也觉得这家人有些可怜,不过我有办法避免这种怜悯泛滥——我把手里“计划生育是一项基本国策”的标语牌子举得高高的……


人架走以后,剩下的流程跟上一家一样——能拿的拿走,不能拿的打碎,谁叫他们违反了计划生育呢。


又是一阵响动……


半个多小时以后,又有个哥们抱着两个大花枕头出来了。。。


其实不应该拿那么狠了,人都抓住了,拿拿大件就可以了。我同学悄默声地跟我说。

嗯。我狠狠地点了点头。


领队在最前面领着,抱着东西和动物的一队二队在前面跟着,我们三队举着白底红字的牌子在后面跟着,浩浩荡荡出了胡同。


又大捷。




小伙伴们读到这里可能会说,你说的这些好荒诞,好黑暗,好假,都有点魔幻现实主义了,不是真的吧?


对于荒诞和黑暗我要说:

有谁敢断定当时人默认或习以为常的,到后来再看不是千载一见的奇葩怪草?

有谁敢断定当时人拥戴或理所应当的,到后来再看不是万古难逢的毒泷恶雾?

有谁敢断定他当时经历的,后来回忆起来依然觉得真实可信?

有谁敢断定他当时看到的,后来再看依然觉得天日昭昭?


至于真的假的,我要说:

很时候,我也想把很多事儿当做梦,可是许多“梦”一直伴着我走了太多年月。


而有时候,即使是梦,也想接着做下去……


每个时期都会给人留下一串梦——或荒诞,或真实,或黑暗,或光明,或假,或真。


不知道一直伴着你的是哪些梦?欢迎来稿,长短不限。蛤蛤。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youduoshao.com/2016-07-02/201607022626.html

填写您的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