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后如何避免被打屁股
  admin 发表于 2016-06-22 10:27  分类:热眼旁观  994 次阅读  0条评论

最近有个视频引发了大家的热议:山西长治某银行部分员工考核不合格被当众打屁股,有人拍了视频传到网上——



对我而言打屁股是不陌生的——在农村作为家里的老大,一言不合就可能被花式打屁股。


单说打屁股的道具就分N多种——


用细柳条儿打。受力面小而集中,尤其是冷不防打下来,能让人疼得跳起来,但挨打的时候穿着厚棉衣的话,几乎可以抵御百分百的伤害。


用鞋底拍。受力面大,打人者如果力气不够大,根本打不出疼的效果,而且鞋底不好拿,容易脱手而飞。一旦脱手而飞,趁着对方去捡鞋的空档就可以趁机跑掉,去找奶奶这尊守护神。好处是取材方便,逼急了脱鞋就打。


用皮带抽。兼有细柳条儿打得疼、鞋底取材方便的优势,又克服了细柳条伤害容易被抵御、鞋底容易脱手而飞的缺点,是打屁股的不二之选。


用擀面杖抡。父母几乎被气疯了才用擀面杖,就挨过一回,幸亏我躲得快,擀面杖没打到我,打在床沿上打折了。后来擀面杖打法被弃用了——他们觉得擀面杖容易伤到筋骨。


……等等等等。


另外,父母打我屁股一般都是关上门打,我认为一方面是担心没把我摁住跑了,另一方面算是给孩子在小伙伴面前留点面子……


可以说在小孩的世界里,被打屁股并不陌生


但看到大人被打屁股就有种怪异的感觉——尤其是看到那些穿着套装打着领结本该靠智商、才学的高端人士被当众打屁股。


感觉怪异的同时还产生了一点思考和疑问——


1、到底是什么使他们的屁股沦为教材

2、这是赤裸裸地侵犯人权,为什么不捍卫自己的权利?

3、作为领导层,打别人屁股到底对不对?

4、成年人如何避免被打屁股

关于屁股是如何沦陷的,作为大污镇金学研究会会长,我可以负责地告诉大家,早在几百年前的金瓶梅里就有详细又生动的描写——崇祯本第九十三回《王杏庵义恤贫儿 金道士娈淫少弟》——


西门庆的女婿陈敬济几番落魄后,到晏公庙里出家当了道士,庙里的大湿兄见他齿白唇红,面如傅粉,清俊乖觉,就安排他跟自己同屋居住——领导很欣赏你哦


一开始俩人抵足而眠,后来大湿兄说他脚臭,让他掉过头来跟自己在一个枕头上睡——哎呀,你就是脚臭嘛,领导挑你毛病是关心你了啦,看,领导还给出了解决方案,给你和他亲近的机会,还不赶快拿笑脸接着


睡了一会儿大湿兄又说他口臭,让他掉转身子,屁股贴着大湿兄的肚子睡——哎呀,你不但有这毛病居然还有那毛病,不过领导不怪你,你转个身子就可以啦,很简单。


掉转身子之后,陈敬济的屁股便暴露在大湿兄的那话之下,这时候大湿兄做好准备只用力一顶,陈敬济的屁股便沦陷了。。。


沦陷之后陈敬济就可以要挟大湿兄向大湿兄提条件了,当时陈敬济向直属领导大湿兄提了三个条件:


第一件,你既要我,不许你再和那两个徒弟睡;第二件,大小房门钥匙,我要执掌;第三件,随我往哪里去,你休嗔我。你都依了我,我方依你此事。


大湿兄说,好,没问题,我都依你。。。


一座屁股这样沦陷了——每个环节看起来都没问题,都一本正经甚至充满正能量,正是这些充满正能量的环节合起来攻陷了一座屁股。


不光是屁股,很多其他东西,包括制度、原则,乃至道德、法律也是这么沦陷的。懂了么?


陈敬济完全可以反抗啊,为什么甘受其辱?对于当时的陈敬济,反抗并不是最好的出路,他是一步步滑落到那种境地的,而且付出屁股后他能轻易得到其他方式很难得到的东西。




不是说打屁股么,你怎么扯到捅屁股了?好污。

并没有什么太多不一样——不被当众打屁股可能是私下里捅屁股换来的;也可能是无数次热脸贴冷屁股换来的。总之基本上都跟屁股脱不了干系。


当然了,有人认为在没人知道的地方被捅了屁股提上裤子假装没事儿人似的比被公开打屁股的有尊严;也有人为无数次热脸贴上冷屁股无数次跪舔换来的一时平安无事比被公开打屁股的更有面子。

这是不同人的不同三观得出的不同认识,就目前来看谁也说服不了谁——主流之下暗流涌动。


既然那么多人屁股不保,为什么不一起反抗呢?因为:


1、还有别的比屁股更重要的地方,例如嘴巴。

如果反抗,万一未遂,可能连被打屁股的资格都没了——被打屁股只是疼一会儿,总比全家人的嘴巴里没了嚼的要好一些。使劲儿忍一忍在别的地方或许会有补偿,陈敬济不就向大湿兄提了三个条件么?所谓忍辱负重就是这个道理。


2、并没有完全把你的通道堵死

给你希望,你可能还有机会上升变成打别人屁股的那个或者变成不被打屁股那个或者还有私下捅屁股、热脸贴冷屁股等解决方案在这种情况下,但凡能熬过去的,绝对不会搞革命式的反抗和捍卫。

历朝历代皆然,古代的科举制度,给了底层民众一条细小的上升通道——只要你足够努力足够天才,你可以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赴琼林,再不济人家你来世能上天堂(也算是个通道,而且是上升通道)。

这些就能化解掉了很大一批人的反抗意志——真正能引起反抗的是把别人的通道都给堵死了。


3、先祖告诉我们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没说屁股下也有黄金啊,于是很多人膝盖没弯下,倒是心甘情愿地把屁股亮出来了……




作为领导层,打别人屁股到底对不对?

不管对不对,那是他的权力和手段。是他付出了很多才得到的权力——他付出可能是无数次跟屁股有关的东西。

而且,他打完你的屁股,很可能得找个地方撅起屁股让别人打。


那么问题又来了:如何才能保住屁股?我可不可以做个有尊严的人,不跟屁股扯上关系?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屁股,你不可能跟屁股撇清关系,而且只要有人出足够的价钱你就根本保不住自己的屁股——我说的价钱不光指人民币。


你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远离那些试图以很小的成本就对你的屁股不利的人或组织——这得在你有能力的前提下。

提升一下自己的逼格,让自己的屁股更值钱,或者让打你屁股成本更高些,别让没名没姓的阿猫阿狗就把你的屁股给打了去。


有人觉得登上更高层就不会被打屁股了——这是个错觉,可能只是换了一批打你屁股的人而已——以前是部门经理打,后来是公司主管打,以前是低端的小甲方打,后来是一个单子够整个公司吃一年的大客户打。

而且在勇攀高层的过程中,你的屁股可能早已经不是你的屁股了。


当然,后来你可能也有了打别人屁股的权力


我屮艸芔茻,满满都是负能量哇,反正都是打屁股,还要努力么?

既然说负能量,那就负到底——当然要努力了!好好的一座屁股你甘心让同一个人甚至你讨厌的人长期打下去?不想换一换体验一下不同的感觉?


据说同样的屁股,被项目经理打犹如烈酒,狠辣而具体;被部门经理打,犹如啤酒婉约而充实,被公司高管打犹如红酒,厚重而有层次感……人生何其短,你不想多感受一些么?


在另一套体系里,同样的屁股,被村长打、被镇长打、被县长打、被市长打(不能再往上喊了),绝非同样的体验——就算你没经历过,你也用力体会下是不是这个道理……



咳咳,上面的太过严肃太过污,其实问题没那么严重了啦,也别太紧张,打屁股这事儿,自古就有。最有名的那次打屁股打跑了曹操的几十万兵马,打出了魏蜀吴三足鼎立,还打出了个歇后语,叫做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youduoshao.com/2016-06-22/201606222600.html

填写您的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