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一件很狗血的事儿
  admin 发表于 2016-06-19 20:30  分类:热眼旁观  673 次阅读  0条评论

这事儿是我们都长大以后才被解密的,剧情略狗血——你也去刨刨你家里,说不定狗血剧情就发生在身边。


整个剧情涉及到三个家庭——我家,方家,宋家。


当年我爸和宋家都在东北打工——那个时候闯东北是一条不错的出路,用现在的话说,性价比很高——


一个壮劳力在东北卖力干一年赚到的血汗钱,就可以在老家起个房子——我三叔家的房子就是三叔用闯东北一年赚的工钱盖起来的。


我姥爷当时是我们那一带闯东北的领路人,他们村里有对男女青年谈恋爱,女方父母嫌男方穷,不答应,不过鉴于他们是真心的,女方父母开了个条件——要结婚也可以,男方必须保证能去闯东北

那对青年为了能结婚,求到我姥爷,让我姥爷给写个保证信——保证来年带着男青年去闯东北。我姥爷写了一张“明年一开春,我带着xxx去闯东北”的字条,字条交给女方父母,这对青年顺利结婚@@。


宋家最开始不是闯东北的。


他家已经连续生了5个闺女,为了要个儿子,还想接着生,当时计划生育很紧,成天上门抓人,为了躲计划生育老宋领着一家子人跑到了东北。


顺便想在东北再生一个试试,也顺便打打工——不打工没得吃啊,在东北打工就成了闯东北大军的一员。


宋家在东北打工期间又试了一个,结果又是个闺女。老宋丝毫不气馁,准备接着试。还给六闺女取名字为“带弟”,意思是带来个弟弟——他们家几个闺女都叫“招弟”、“引弟”、“盼弟”之类的。


对于宋家这种没完没了的超生行为,我们当地搞计划生育的实在忍不住了,扬言如果宋家人口超过八口,就追到东北把多出来的给弄死——现在放这种狠话,一旦被传到网上,可能会引起轩然大波——各种关注各种声讨各种呼吁之类的。


但当时不管放这种狠话的还是被放这种狠话的都觉得理所当然,习以为常


那个年代因为计划生育弄死人有很多先例,宋家收到这种狠话也是害怕的——毕竟国家只准生一个,他家却生了六个,居然还准备接着生


害怕归害怕,生儿子的决心依然不变,不是说不准超过八口么?那就把刚生的六闺女送给别人家,空出一个名额——老宋为了生个儿子也是蛮拼的。


为了找到合适的人家,老宋挨个打探同去闯东北的工友,最终老宋觉得把他的六闺女送给我家最合适——我爸是个老实肯干的实在人,我妈当时怀了我,已经是将生未生之际,冒充个双胞胎,就不会被罚款


老宋找到了我爸,希望我家能收养他的这个六闺女我爸说这事儿他一个人做不了主,得写信跟家里商量商量——其实就是跟我老母商量商量。


我老母收到信,犹豫了几天,最终决定不收养宋家这个六闺女她的理由很充分——家里并不宽绰,养两个孩子可能养不好;计划生育这么紧,如果养了这个孩子,以后想要老二基本上成了不可能;怕这事儿被计划生育小分队查出来……


收到回信后,我爸有些失落,老宋有些失望。


失望没持续几分钟——失落的我爸跟老宋说,我老婆不同意,我给你们介绍一家,他家绝对比我家合适。


画外:有人说孩子是来报上辈子的恩或怨的,如果上辈子与人无恩无怨,这辈子就不会有孩子。


方家和我家是一条胡同的邻居,老方跟我爸是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


有的千方百计避孕还是没能避过去;有的整天想要孩子,孩子却迟迟不来。方家就属于后者——结婚比我爸早2年,但迟迟没有孩子


老宋听到这个情况后,说时间不等人,请我爸赶快写信问老方是否愿意收养。


方家自然是很乐意。最终老宋的六闺女带弟成了老方的大闺女带弟,没能成为我的孪生姐姐。


后来说这事儿,我感觉我老母是有点后悔的——“不想做一件事儿,墙角旮旯里都是理由,其实当时家家户户都困难,咱们家咬咬牙收养下来也没什么,顶多多累两年、多过两年苦日子罢了,不过可能就没有毛毛了”——毛毛是我弟弟的小名。


方家对收养的女儿关爱备至,但也想要一个自己的亲生孩子,于是夫妻二人继续求医问药求神拜佛。


不知道是因为“带弟”真的能带来弟,还是求医问药求神拜佛起了作用,终于有了结果——收养带弟几年之后,老方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事儿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不要放弃治疗,不孕不育可治可防可控。


记得小时候带弟把我打了(好吧,小时候我经常被小女孩儿打),我去找我爸告状。

一向护犊子的爸爸对我吹胡子瞪眼地说,“她比你大,你得管她叫姐姐,姐姐打弟弟,打两下也没什么”。

“那是打了两下么?至少打了20多分钟”,我不服。

“对,至少打了20多分钟”,我那刚刚几岁的弟弟在一边帮腔。

“打20多分钟也没什么,小男孩被别人打打长得更壮实,领着你弟弟滚一边去”,我爸说。


……


到这个时候,结局是最完美的,收养的事儿被当做没发生过,就当老方有一双亲生儿女——带弟和她弟弟。


……


带弟准备订婚的时候,老宋找上门来,表示现在家里条件好了,要认回自己的闺女。对此老方是拒绝的,老方找到我爸,让我爸也去劝劝老宋。


我爸去宋家劝老宋。

宋家条件确实变好了——有了自己的厂房,有了自己的大院子。一方面得益于老宋精明能干,另一方面得益于老宋连女儿带女婿接近20多口齐心协力——用现在的话说这是人口红利。


老宋一招呼,女儿女婿凑了接近20口子——不知当时放狠话说他们家敢超过8口人,就把多出来的给弄死的计划生育人员是个什么表情。


本想女儿女婿们都在场一口一个叔叫着能堵住我爸的嘴。


我爸那时候还是个直男,没理这一套,开口劝老宋,劝老宋别去认亲,毕竟当时大家有言在先,况且老方对那闺女也不孬,从小供她上学读书,宁愿打自己的儿子也没见动她一指头,再说小孩儿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去认,小孩未必肯认你,说不定还怨你。


劝不住,老宋家表示一定要认,他们家日子现在好了,让带弟回来享点福沾点光。


我爸恼了,掀了桌子,说当个累赘往外送的是你,现在小孩大了往回要的也是你,里外都你占着,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一身菜汤的老宋没恼,说当时不都是被计划生育逼得没办法么,要不谁愿意把自己的小孩儿送出去啊,咱都是当爸的,谁不知道疼小孩?


你也知道疼小孩儿,小孩儿二十多都成大人了,你去看过一回?过日子谁都知道图轻快的,你那时候把孩子送出去不就是图轻快么——别拿搞计划生育强调理由,日本鬼子来了不也照样生孩子养孩子?


一身菜汤的老宋没再辩,派他一个同样一身菜汤的女婿开车把我爸送回家。


我爸脸红脖子粗地回了家,我妈问怎么回事儿,老宋的那个女婿说“俺叔当着俺一家子20口人的面把俺家的桌子给掀了,俺叔可真虎势,从没见过有人敢跟俺爸那样……”


我妈说,你叔那不是虎势,那是犯虎,估计是喝大了,你回去跟你爸说,这事儿让他别往心里拾。


送走了老宋的那个女婿,我妈急着问我爸,你喝大了还是怎么着?当着人家闺女闺女婿二十多口子的面把人家桌子给掀了,没挨人家打吧?


就算打,那几个小崽子也未必能治住我,再说了,老宋不是那样的人,老宋这事儿咱也能理解,不过各方面考虑,我都得狠劲儿凶他一顿,叫他别来认带弟


我爸没醉,老宋也没听劝。


带弟订婚那天,老宋两口子不请自到。


订婚宴结束,送走客人后,老宋把实情说给了带弟听,希望带弟能认他们,管他们叫爸妈,最好能去他们家住,家里这几年发了点财,条件还可以。


……


带弟和她弟弟、老方两口子、老宋两口子、我爸,凑在宴过之后的屋子里——满屋子酒味,满屋子烟味、满屋子瓜子壳、满屋子花生皮、满屋子喜糖包装纸,以及满屋子老宋两口子的话,凑出了满屋子的恓惶和满屋子的尴尬。


带弟最平静。


大爷,大娘,你们到了俺家门上,又比俺爸妈年龄大,管你们叫声大爷大娘。你们说的那些俺家里人早就跟俺说过了,俺长大了以后俺家里什么也没瞒俺,他们对俺很好俺倒希望他们能一直瞒着,就怕他们不要俺了


老方两口子面面相觑——那意思是用眼神问对方:你跟孩子说的?


没人跟带弟说,是带弟自己在发挥。


大爷,大娘,你家有七八个闺女,俺爸妈就俺一个闺女,俺弟就俺一个姐,俺去了你们家,俺爸妈、俺弟怎么办?


……


老方两口子连同带弟的弟弟已经哭作一团。


大爷,大娘,俺弟随俺爸妈——眼眶子都浅,从小俺一说他他就吓得哭你们别笑话。


……


大爷,大娘俺爸妈拉扯俺这么大不容易。你们现在日子好了,就好好过你们的,俺一家四口再一起咬咬牙,等俺弟大学毕业了,俺家也就轻快了。


……


大爷,大娘,俺给你们端杯茶叶水,你们喝了醒醒酒就回去吧。


……


大爷,大娘,水喝了,你们回去吧,俺得跟俺爸妈一块拾掇拾掇屋子,明天还有客人来


……


xx,你去送送咱大叔大娘他们,送完人赶快回来,别在外面贪玩,家里这么乱腾,赶快回来帮着收拾收拾——xx是带弟的弟弟的小名……


叔,俺弟是大人了,也懂事儿了,你替俺领着俺弟一块儿去送送俺大爷大娘吧——带弟打小管我爸叫叔……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youduoshao.com/2016-06-19/201606192589.html

填写您的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