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当年嫖a娼的经历(一)
  admin 发表于 2016-05-13 12:12  分类:热眼旁观  1,569 次阅读  0条评论

嗯,我的读者群都是年满18岁以上的,有自己价值体系和独立人格的成年人,写这个话题应该不会超纲


据说中的涉嫌嫖a娼的雷a洋死在据说中的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后的身体不适的新闻刷爆了朋友圈,让我不禁想起我一个人刚出秦皇岛火车站出口,被一个中年妇女带到镶着锈迹斑斑的大铁门的“宾馆”的那个太阳很大晒得人满脑门冒油汗的遥远星期六的上午


那时候我一脸懵懂地来到北京读大学,游了故宫,逛了颐和园,登了香山爬了长城,但我总觉得还不够,应该去天下第一关山海关看看。当时其他小伙伴都忙着玩魔兽世界,没时间搭理我,我就一个人揣着200¥,拎着一瓶200X年的550毫升农夫山泉,顶着晕车呕吐感来到了天下第一关所在的秦皇岛


一路上晕车晕得七荤八素,矿泉水也喝完了,想在火车上灌一瓶儿水,火车上的热水很烫,瞬间把矿泉水瓶子烫缩到只有原来的一半大小——嗯,“矿泉水瓶子装上滚烫的热水会迅速烫缩”这个小常识就是我那次在火车上发现的


到秦皇岛已经接近中午,一下火车,随便找了个出口扶着墙出了车站,然后就找不到北了——我是个天生的路痴,尽管我很用心地去记路、记广告牌、记标志性建筑,但直到现在在生活了好几年的城市,还是靠先找到太阳再看表几点了然后站好方位再“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数一遍,才能勉强数出个方向——嗯,阴天没太阳我一般不轻易一个人出远门


嗯,问路对我来说是头等大事儿——鼻子下面是大路,逮谁问谁。恰在彼时

一个举着宾馆住宿牌子的中年妇女拉住了我,我还没开口问她怎么去山海关,她先问我了——住宾馆么?


当时我什么都不懂,一心只奔天下第一关,反问她,这里到山海关怎么走?


她说,这里距离山海关不远,坐车2¥车费,下车再走几步就到了,山海关挺好玩儿的,还可以到山海关入海口老龙头去看看,你一天肯定玩儿不玩,不如先找个宾馆安排住下,休息一下吃个中午饭再去,住我们家宾馆刚好合适,我们家宾馆门口不远就有去山海关的公交车站。


我一听有道理,就问她,多少钱一天?


她说,宾馆是10¥一天。


你们宾馆条件怎么样?我狐疑地问她——之前我从没住过宾馆,但我知道10¥一天的价格便宜的太离谱了。


条件完全没问题,卫生都达标,有营业许可卫生许可,还可以洗热水澡,被子床单毛巾都是新换的。她眉飞色舞地讲。


我说,那你带我去看看吧,如果条件不好我可不住啊。


她收起了手里原本举着的“宾馆住宿”的牌子,领着我一路跨过几道栏杆,走街串胡同拐到了一条暗悠悠的小巷子口。


那条小巷子入口左侧是个报刊亭——当年报刊亭还很流行,报刊亭摆出来各种前一天的晚报、各种封面女郎很火爆的杂志、各种封面写着某某大明星被刺杀了的故事书;入口右侧是个成人用品店,那个店门脸不大,但有人进进出出,生意不错的样子。

看到那路宽不足2米,略带上坡的小巷子,以及巷子两边门洞里时不时地泼出来的脏水,我对宾馆的条件是心里打鼓的,但一路上那个中年妇女热情地介绍这介绍那活像个导游,而且已经走到这了,还是跟着去看看什么情况吧!


巷子的路是一块块方形的水泥板铺成的,年代有些久远,也没人维护,水泥板有的开了裂,有的翘起了边儿,很干燥的天儿,有的水泥板踩下去却还往外呲黑水……


中年妇女在前,我在后,她一路对我问问叨叨,继续给我讲一些本地的特点特色之类的,路上还有她的熟人和她打招呼。


走到了接近巷子的尽头附近,刚好打开的关于本地特色的话匣子里的东西也掏得差不多了——有的老教师就有这种本领,刚好讲完最后一个字,下课铃声响起,下课走人。


巷子尽头附近右手侧有个锈迹斑斑的大铁门——真的是锈迹斑斑,尤其是门两侧,风一吹就往下掉渣儿的那种。我是决然不会把这儿跟宾馆这个词联系在一起的,还以为要继续往前走。但那个中年妇女终于还是拐到了大铁门前,有规律地扣动了几下门,有个中年男人从里面把院门打开。


院门开,那中年妇女进了铁门另一侧,我还站在门外,忍不住说,这里?


她说,就这里,别看外面有点旧,里面可好着呢,进来看看吧,看完不满意你扭头就走。


我迈进了大门……

写到这里已经接近2000字了,未完待续可好?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youduoshao.com/2016-05-13/201605132551.html

填写您的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