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上一篇】
十岁那年(九)
  admin 发表于 2015-11-02 19:01  分类:热眼旁观  1,152 次阅读  0条评论

9

时隔至今,我仍记得那天我紧张乃至慌张地袖着三个鸡蛋,装作很自然,但又不得不以奇怪的姿势走路的形状。

在之后的接近二十年里,我又有好多次是那天那种形状——

例如,高中时有的单词或公式很容易忘记,每次考试进考场前我都会翻书把他们暂时印在大脑,发下草稿纸后,就立刻偷偷地用铅笔把它们从大脑誊到草稿纸,以防过会儿就忘了。这时我的形状就跟那天很像,只是我至今没确定这在当时是否是作弊行为。

例如,大学时,有一次考试,我在椅子上放了一本借来的课堂笔记,用屁股坐住,准备关键时刻拿来抄!很担心自己的屁股太小,遮不住那套笔记,被老师发现,只好不断地扭动身体,挪动屁股,通过屁股与笔记的触感来确认笔记有没有露出足以被老师发现的一角或一部分来。这时我的形状就跟那天很像,只是自始至终我也没敢拿出那套笔记来抄,考完之后,我发现那套借来的笔记已经被屁股上的汗打透了好几页,也就没好意思还回去。

例如,我和同学(有时候是们)从小道逃票爬莽山,下山时稍有不安地走在据说可能会被复查门票的大道上。这时我的形状也跟那天很像。只是从来没被复查过门票,我们编好的门票丢了之类的理由也没用到过、对方不相信我们的理由,我只好把同学(有时候是们)抵押在那里呼哧呼哧地跑去买门票的情景也没出现过XD。

形状都差不多,但那天下午那次最原汁原味儿,也最真切——

那天的仨鸡蛋在我的棉袄右边袖子里一字排开,我右手握成拳,较长的中指和无名指捏住袖口。握成拳捏着袖口的右手放在胸前,姿势就像军人的持枪礼,只是军人行礼时手指伸直,手掌与地面平行,而我要握成拳,捏住袖口,免得鸡蛋从袖口滚出来。

除此以外,还要做好被人看到这奇怪姿势时顺势假装用袖口抹鼻涕的准备——用袖口摸抹鼻涕是我五岁的弟弟才会做的事儿,我是大孩子了,被母亲看到定会惹来一顿痛骂,被别人看见定会惹来诸如“袖子变成铁打的了”的谑笑。初中时才学会下象棋,但丢车保帅的道理很早前我就懂了……

穿着棉袄袖起这仨蛋的那一刻,我就开始怕遇到人……

说到这里,我特别想写一下当年我穿的那件蓝布小碎花棉袄。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youduoshao.com/2015-11-02/201511022496.html

填写您的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