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岁那年(七)
  admin 发表于 2015-11-02 18:57  分类:热眼旁观  1,057 次阅读  0条评论

7

我家鹁鸽被打走后大约几个月,已经是冬天。下过大雪后又来了一场大风,把天吹晴了,把地吹干了,把原本白白软软的雪吹成了脏兮兮硬邦邦的冰粒。到处都是干冷干冷的。中午的太阳晒在棉袄上都感觉不到暖和味儿。

村长家的大棚虽然没上电视,但仍是热火朝天——真的是热火朝天,晚上大棚薄膜盖上厚厚的草帘子,白天在太阳下一晒,薄膜吸收了外面的热量又护住了里面的热乎味儿,大棚里面热哄哄的——据说进去穿个薄毛衣都感觉热,里面的西红柿水汪汪的,比夏天的还旺相。

刮了四天的大北风在第五天变成了小北风。那天晚饭饭桌上,母亲说了一句,“奇怪,那个大黄母鸡天天下个蛋,怎么今天没下呢?”

“是不是下到别的地方了?”父亲边吃边说,“也有可能是隔窝,今天不下,明天就下了,”父亲补充。

“刮大风刮跑了吧?”五岁的弟弟也给出了自己的推断。

我在桌子旁默默地往嘴里扒拉饭。

第二天母亲依然没等到大黄鸡下的蛋。

“也有可能是大黄鸡缺钙,自己把鸡蛋吃了,老母鸡缺钙就容易吃鸡蛋,我明天去兽医站弄点骨粉喂喂!”母亲也在找原因。

母亲去集上买了骨粉,拌在饲料里喂鸡。

第四天,母亲又从鸡窝里捡到了大黄鸡下的蛋。

前三天丢的鸡蛋就被认为是大黄鸡缺钙,自己把自己下的蛋吃掉了……

那三个鸡蛋是被我从鸡窝里拿走的,我把它们塞到了上学路上的一个麦秸垛里。

隔了几天,我去麦秸垛里取蛋的时候,其中一个蛋已经破了——不知道是当时往里放的时候磕破的,还是硬生生冻破的,蛋黄和蛋清透过裂纹的鸡蛋皮流出来,冻住了,把两个好蛋一个坏蛋和碎麦秸黏在了一起。

我取出蛋,草草地择掉了上面的麦秸,撕掉了上面冻住的蛋液,把两个好蛋和一个坏蛋放到棉袄的袖子里,用手捏住袖口,赶回家,趁人不注意,到鸡窝旁转了一圈,又拿走了大黄鸡一个鸡蛋——又栽赃了大黄鸡一回。

为了表示歉意也为了毁灭证据又为了更好地栽赃,我把那个坏了的鸡蛋偷偷扔到大黄鸡面前,它二话没说,冲过去叼着就跑,准备到角落里独吞——鸡蛋被冻住了,很容易就能叼起来。它的其它同类看到有吃的,就冲过去追抢,最后那个坏蛋被以大黄鸡为首的几只鸡给吃了个精光——毁灭证据可以如此简单又不浪费,不知道那些杀人抛尸的为什么要杀人抛尸,养条大点的狗,好多问题不就都解决了么?

连续四天大风之后又刮起的小北风已经连续刮了七天,村子土路上的浮土被刮到了路的两边,路中央光秃秃的,整个造型像男人的秃顶,路两边积下的浮土和树叶杂草是还没秃掉的部分。时不时有几片干燥的树叶被风推动着向前走,与光洁的土路摩擦发出好听的沙沙声,风向一偏,树叶被吹到一边,定住了,沙沙声也暂停了。

我偷偷地(是偷偷地,而不是偷,适当地用叠字明显会萌许多,情节也轻微许多,就像吃饭饭比吃饭柔和的多一样)弄到了三个完好无损的鸡蛋。

为啥一次次地从鸡窝里拿鸡蛋?这个问题可以分解为两问:为啥拿鸡蛋?为啥从鸡窝里拿?

为啥从鸡窝里拿?知道那时鸡蛋对农村人意味着什么、农村人是怎样谨慎小心地保存那些鸡蛋的,就知道为什么费那么大劲从鸡窝里拿而不从鸡蛋篮子里拿了。那时候的鸡蛋虽然绿色无公害,但不是用来吃的,都是用来卖的。用来吃?——一个鸡蛋炒不了一盘菜(多放点韭菜可以弄出一盘叫做韭菜炒鸡蛋的菜,但是一个鸡蛋炒出来的一盘韭菜炒鸡蛋长得会很难看),不够一个人一顿吃的;用来卖!——一个鸡蛋卖掉换成粗盐可以让一家人吃一个多星期,一个母鸡产下的蛋可能就是一家人一年的油盐(更精细的还要刨掉喂鸡用的粮食、饲料成本,加回把鸡卖掉带来的收益——用带皮的糙粮粒子喂鸡的居多,饲料对于鸡也是奢侈品,农村的鸡那时候吃上一顿饲料就跟那时城里人下一次馆子差不多隆重)。穷日子只能算穷帐,穷算账。

用来卖的鸡蛋分两种,一种是按斤卖的普通鸡蛋,一种是按个卖的用来孵小鸡的鸡蛋。普通鸡蛋攒到一定数量拿到集上或者城里按斤卖就行了,消费者大多是病人或者坐月子的或者爱吃且吃得起鸡蛋的城里人。孵小鸡的鸡蛋卖的价格要高一些,前提是这些蛋能孵出小鸡。当时到我们村收这种鸡蛋的是个好看的大姐姐。她挨家挨户地收,开了门先问家里有没有公鸡,如果没有公鸡,她就跟人家解释一下,退出门去;如果有公鸡,跟主人商量好价格后,她就让主人用铅笔在鸡蛋上做好记号,标上数字,拿出小本子把主人的名字、鸡蛋的个数、这家人的鸡蛋用什么记号标记的、已经支付了多少钱一一记录。先按照比普通鸡蛋稍低的价格付钱,等过几个月,孵化的结果出来了,她又挨家挨户把带记号的没有成功孵出小鸡的鸡蛋退还回来,补齐差价,算是交易完成——有时候她也会带着孵出的小鸡,用小鸡补差价,这种情况比较少,大型养殖场用不了的鸡仔,才拿到村子里卖。当时几乎家家户户养公鸡,不是为了什么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也不是为了什么雄鸡一唱天下白神猴舞棒世间青,只是为了让公鸡爽一把的同时帮主人把鸡蛋提升一下价值,多折合一些柴米油盐。现在这种收鸡蛋孵小鸡的已经没有了,也不知道没了这行业以后,收鸡蛋的都干什么去了。

我家是有公鸡的,每次从鸡窝里捡到鸡蛋,母亲都会用铅笔在鸡蛋上画个工整的五角星并写上编号,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到专门盛鸡蛋的篮子里,还会定期检查鸡蛋有没有碰破,有没有被蚊虫叮咬之类的——这种坏蛋要及时剔除,否则会污染其他好蛋。为了解决在鸡蛋上写数字容易把6和9弄混的问题,母亲尝试过用汉字写这俩数,但笔画太多,效果不好,最后决定还是用数字写,只是在9的小圈圈里加一道斜杠。从鸡蛋篮子里这些已经登记造册有编号的鸡蛋中偷偷挑出最大编号的三个蛋是很费劲而且容易出问题的(例如不小心打破鸡蛋)事儿,不挑编号最大的三个,只随便拿出三个,肯定会被发现。

还是直接从鸡窝里拿比较保险。

为什么拿鸡蛋?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youduoshao.com/2015-11-02/201511022489.html

填写您的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