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岁那年(二)
  admin 发表于 2014-05-28 11:40  分类:热眼旁观  1,768 次阅读  0条评论

2

在当时,小伙伴面前,我几乎没有什么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弹弓打的不准、不敢爬树掏老鸹窝、游泳刚学会,还不能一口气游到河对面、扑克牌也不怎么会打、也没有带着去水库钓鱼的哥哥或者表哥、也没有领着到山上翻蝎子的表哥或者哥哥、也没喝过辣酒、学习也不好,没有被选到镇上参加什么学习竞赛考试、又不敢偷偷的揪女生的头发,并嫁祸给旁边的同学、也不敢把老师的教科书藏起来,下课后丢厕所里、也不敢趁老师转身把钢笔里的墨水洒在老师后背上、父母也不给我买他们说有毒但写出的字闻起来很香的那种笔、好不容易小伙伴们要带我去集市看看热闹,又被小我五岁的弟弟威胁——“要是不带着我去,我就跟咱妈说”——为了防止小我五岁的弟弟在集市上被拐跑或者我被母亲揍一顿,我只好在一双双充满了鄙视的眼睛下打了退堂鼓……

我说的是——“几乎没有什么值得骄傲和自豪的,意思是也有少许值得我骄傲和自豪的,例如我家养的那群鸽子。

在我们那里一般称鸽子为鹁鸽——当时全村只有那个读大专戴眼镜经常被父母称为别人家孩子的大学生才称鹁鸽为鸽子。我家就有一大群鹁鸽——小小的院落里有几十只鹁鸽,偶尔还会有外来的鹁鸽加入我家鸽群并定居下来。屋檐下、窗台上用盆盆罐罐、塑料箱子、铁盒子搭了许多形状各异的鹁鸽窝,供它们繁殖和休养(到了现在已经快20年了,当时那群鹁鸽的后代至今还在我家繁衍生息……)。

在农村,能看到的鸟禽有很多,例如曾被归为四害之一后来又立法保护的麻雀,例如笨笨大大的鸡、鸭、鹅。但是只要有人近前,麻雀就会扑楞楞飞走——你甚至看不到它到底长什么样子,如果你设法把它抓住了,不到两个小时它就气的身子鼓鼓的一命呜呼;笨笨大大的鸡鸭鹅倒是常见,也容易看清它们长什么样子——有时你从母鸡旁边走过,它会自动蹲下来一动不动,但很少有人会为自己家有几只不会飞又脏又闹的鸡鸭鹅感到自豪。

鹁鸽就不一样了,一是养鹁鸽的人家少,另一方面鹁鸽虽然会飞但也会落下来跟人亲近,甚至可以训练得很听话——当时我家的鹁鸽,只要我把食指弯曲放在嘴里,使劲打一下唿哨,各种颜色的鹁鸽就会从天上飞到我的周围,发出咕咕咕的声音,有的甚至忽闪着翅膀落到我的臂膀上——比撒一把粮食把一群笨笨大大又不会飞的鸡鸭鹅唤到身边来神奇神气多了——这令周围的小伙伴们羡慕不已。

大雷用2个爆炸鱼钩加一把玻璃球为代价,向我学会了把食指弯曲放在嘴里打唿哨,但是他的唿哨从来都没能把我家的鹁鸽引下来——为此我有些不好意思,把1个爆炸鱼钩和所有玻璃球都退还给他,只留下了1个鱼钩。这也让我更为这群鹁鸽——我家的鹁鸽感到骄傲(看,只听我的号令!)。

大雷每次去他姥姥家都会向他的表兄弟姐妹们吹嘘他叔(按辈分,大雷管我叫叔)家有那么一大群好几百个(其实没那么多,鼎盛的时候也就六七十个,但小孩子们数不清,总是一五一十十五二十的数,很容易就到了一百)如何如何听话,如何如何好玩的鹁鸽,听得他那些表兄弟姐妹都无比的神往——这让大雷无比的自豪。

母亲比较反对养这些只会吃粮食,却不能吃又不能卖并且弄得到处都是鸽粪的鹁鸽。父亲、我和弟弟本就没有吃或者卖这么一群鹁鸽的兴趣和打算。至于鸽粪,鹁鸽这方面的确不讲究,它们可以把自己的羽毛清洗梳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但是它们却毫不在意地把粪便排到除了自己身体之外的任何地方——巢穴、院子、窗台、屋顶,又不可能在这些地方挂个此处不得随意大小便的牌子来禁止鹁鸽乱排乱放,所以当时我家院子、窗台、屋顶上到处都有鸽粪。鹁鸽的这个习惯的确让人没法夸奖——直到有一天,村子唯一的那位管鹁鸽叫鸽子的大学生的父亲到我们家收集鸽粪,说是给他家孩子治冻疮。看到他小心翼翼地把窗台上的鸽粪用报纸包起来带走,我便对鸽子乱排乱放的行为表示了谅解(后来的生活经验告诉我:其实用于治病的东西除了口服,有的还可以外用)。

嗯,这是一群让我甚至让邻居家大雷都感到自豪的鸽子。

接下来要发生的,在当时让我感到无力、无奈、屈辱、愤怒,这些感觉和情绪作用到我的身上让十岁的我浑身颤抖、哆嗦。每次回忆的时候,这些感觉和情绪会穿透厚厚的时间,重新回到我的体内——虽然厚厚的时间已经把这些消磨掉了许多……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youduoshao.com/2014-05-28/201405282303.html

填写您的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