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战狮城——1993年狮城舌战总决赛视频
  包拯 发表于 2012-02-27 23:50  分类:游戏娱乐  5,499 次阅读  0条评论

1993念事成舌战辩论赛总决赛,好多现在的大牛参加辩论赛,也有好多大牛当评委,金庸先生是其中的评委之一!

辩论的题目是:人性本善(恶)

辩论的双方是:台湾大学VS复旦大学

        姜丰、季翔、严嘉、蒋昌建,这四个名字曾经那么有力地将辩论这种新鲜的智力游戏推向大众,以至于在当时许多人的心里,他们就是自己的青春偶像,至今想来仍是一段共同的记忆。

  by 刘昕璐

  1993年8月在新加坡首届国际大专华语辩论赛上,复旦大学队舌战群儒,连克三城,捧回冠军队和最佳辩手两座奖杯。四名辩手姜丰(女)、季翔、严嘉、蒋昌建,分别来自中文、法律和国政系。

  为了光荣与梦想

  复旦与辩论结缘,要追溯到1988年亚洲华语大专辩论赛上复旦代表内地高校捧冠而回。可是1990年那一届另一个兄弟院校未能卫冕。1993年,当亚洲华语大专辩论赛改为国际华语大专辩论会时,国家教委电令复旦组队赴新加坡参赛。
  很快,“招募辩手”的消息在静谧的复旦园激起无限热情。“我还记得学校是在中央食堂前的海报栏上发布的消息,用了‘光荣与梦想’这样慷慨激昂的词句。”严嘉回忆道。接着复旦校园迎来了几百人竞相报名的盛大场景。经过演讲、一对一辩论、四人小组赛等多轮选拔后,最终确定了6名队员,其中2名是替补队员,并由学识渊博的俞吾金教授任领队教练,1988年辩论赛教练、睿智敏捷的王沪宁教授任顾问。
  “复旦人的做事认真、追求完美恐怕可以从那次出征前的准备窥出一二。”当年《青年报》学生导刊编辑部主任姚明强通过采访了解到,在出征前3个月的封闭式集训中,除了辩论技巧的磨练,当时学校还出动了数十位教授轮番给6位队员“开小灶”,讲授天文地理、科学人文、国际国内各类课程,帮助队员快速“进补”。“那段日子另有国政系的12名研究生放弃休息为辩论队当陪练,这实在是一场准备充分的战役。”

  舌战群儒捧冠归

  八月,在新加坡首届国际大专华语辩论赛上,复旦大学队舌战群儒,连克三城,捧回冠军队和最佳辩手两座奖杯。日前,记者访问了复旦辩论队的领队兼教练俞吾金教授,了解到他们舌战狮城的情况。
  四名辩手姜丰(女)、季翔、严嘉、蒋昌建,分别来自中文、法律和国政系。1998年出赛的领队王沪宁教授,这次作为顾问同行。
  首场辩题是“温饱是谈道德的必要条件”。对手剑桥队一开口便是气势压人的十个设问。复旦队年龄学历不占优势,但沉着应战,一开始便抓住对方将温饱与生存混为一谈的破绽,连连设问,像索马里那样的贫困状态和走向温饱时期该不该讲道德,从而层层进逼,阐述只要有人、有社会,就能够也应该讲道德。精彩的辩辞令五个评委一致判胜。
  第二场辩题是“艾滋病是医学问题而不是社会问题”。平心而论,这两者是相容关系而非对立关系。但辩题的立场是由抽签决定的,接下来的便是智慧、智商加技术的艺术发挥了。复旦队巧妙地避开不利点,针对性地设计了一个“社会系统工程”框架,提出医学参与只是解决艾滋病社会工程中一个课题,正如纺织厂着火,医院参与救治伤员,但不能由之说火灾就是医学问题一样。此辩以四比一获胜。
  第三场与台大交锋,是老对手相逢。辩题“人性本善”因几千年的学术争鸣而未有结果,复旦队以缜密的逻辑和辨证的思维为此制订出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两个层次。因为前者,肯定人性本恶才能正视社会现实,因为后者,肯定人性本恶才能重视道德、宗教、法律等教化系统的作用。凌厉的辩锋又一次赢得五比零的决赛大胜。
  准备充分的复旦队,辩论中可谓才华横溢,妙语连珠。复旦队从训练起,就坚持“以学心听,以公心辩”的原则,不允许辩词中有任何污辱对方人格的词语出现,甚至连“篡改论题”都不能用,只能用“偷换”“改变”等词。故而这次辩赛台上台下的接触中,复旦队热情大方、举止得体的大校风范征服了所有人。
  (摘自1993年9月10日《青年报》记者姚明强)

  出书,一个珍贵的副产品

  “《狮城舌战》由当时的社长张德明成功策划责编,出版社仅仅用了短短两个月,就推出了这本记录复旦选手参赛全过程以及精彩辩词解析的书。没想到,首印1万册很快捉襟见肘,于是出现了一个月之内加印三次的局面。”现任复旦出版社社长的贺圣遂回忆起那段往事,依然显得激动。
  在大家看来,出书,真是一个珍贵的副产品!“光荣与梦想”“现场与幕后”“正方与反方”……辩论赛电视转播后,有太多故事可以通过书籍来承载。《狮城舌战》印刷出来的那一天,贺圣遂刚刚出任出版社副社长一职15天,主管图书宣传与市场营销。他说,经过努力能成功地做出一本许多读者至今记忆犹存的优秀读物,同时结识那样一批年轻的辩手朋友,是他做书的快乐和幸运。
  1993年12月11日下午,第一波高潮出现在上海。复旦大学辩论队报告会暨《狮城舌战》首发式举行;次日下午,四位辩手书店签售,不到一个半小时,原定1000册书就卖无可卖。此后,各地纷纷发出邀请签售、做报告。于是,贺圣遂和出版社的同事便与这几个年轻人一起走遍了大江南北。
  “火爆场面,丝毫不亚于现在的易中天和余丹。”贺圣遂忍不住把现在最红的两个人物与当年一较高下,“而且所到之处,都有令人难忘的动人场面。”在南昌,为了一睹姜丰和蒋昌建的风采,一个仅能容纳2000人的新华书店聚集了6000人,挤碎了8块玻璃,最后不得不出动1个排的武警维持秩序;严嘉和蒋昌建在武汉工业大学的一场报告,2000个座位的礼堂里挤进了来自5所高校近4000名听讲者,在意外停电30分钟礼堂漆黑一片时没有一个退场,两位辩手就着烛光,完成了一场烛光里的报告会。

  记者回忆:那事成就了辩论热

  现在已在《成才与就业》杂志社担任副总编的姚明强回忆,随着《狮城舌战》的畅销,以及四位明星辩手通过媒体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识,一时间,全国范围内引发了读书辩论的热潮,这些辩手更是成为许多年轻人崇拜的偶像,许多风华正茂的中学生还因此选择报考复旦,而上海教育电视台也因此趁着东风,连续举办了多届中国名校大学生辩论邀请赛。“那时,仿佛是大学生的节日一般,为城市增添了一道别样的文化风景线。大学生的风采展示自此也有了这样一个新的表达方式。”
  严嘉认为,是雄辩风采、滔滔口才、现场迸发的急智,以及某种程度上辩论游戏对“学术”的通俗演绎,给人以无穷的新鲜感,这颇像如今“超女”“好男”“百家讲坛”的组合雏形。以后的两三年内,《狮城舌战》一直位列国内青年读物畅销书的榜首,其正版销售超过60万册,盗版更是不计其数。严嘉笑称,他随便收收就集到4种“有趣”的盗版版本。
  十年光阴,弹指一挥间。2003年,为了纪念一大群人的集体记忆,复旦出版社又出版了《狮城舌战——十年珍藏本》,邀请当年的辩手再向读者说点什么。那一次,又是一个不小的轰动。
  《狮城舌战》以后,复旦出版社也仿佛交上了好运。从1993年那时1700万的图书销售额到去年实现销售2.4亿元,数字增长的背后,复旦出版社也渐渐成长为了一个大社、名社。

转自:

http://www.why.com.cn/epublish/node3689/node11013/node11018/userobject7ai89958.html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youduoshao.com/2012-02-27/201202271895.html

填写您的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