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师傅者,嘉也!
  包拯 发表于 2012-02-27 22:42  分类:热眼旁观  2,470 次阅读  0条评论

彭师傅者,嘉也(点题,一语双关)。皖之西南人士也。偿与余读于大学,识于本科二年。

初时,彭师傅颇为不群。每逢课,余与同学或啸聚于教室之后(啸聚一词,让人想到落草为寇,虽有夸张,大学教室情景可见一般),或汇集于先生目力难及之处,以避提问之患,或行游戏之事,或小睡,或酣眠(基本上都干过吧?)。然其时,彭师傅必孑然一人,独居于一侧,不与吾等聚。可以谓之“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吾甚为异之,以为奇人。

其时,吾性尚存,无非贪玩、猎奇、问底、刨根、调侃之性也。因奇其人,偶坐其后,观视良久(当时我可真无聊~~),未见其殊。试与语,仍不见有异,惟不多言,问则以对,不问则默然无言(当时我可真无聊~~)。当此时,其仅“彭嘉”一谓尔。

因吾奇其人,偿于课外之时游走于其侧(当时我可真无聊~~),或语言试之,或调侃之,其终不为所动,不苟于言笑。

一日,吾见其直右手食、中二指,曲余三指于掌(就是葵花点穴手的动作),集全力于二指,乃至其二指抖动、满脸绯红、看额顶青筋如虬龙。吾大异,以为不堪吾之调侃,欲以奇功诛吾于当场。吾面带惊怖之色,仓忙谓之曰:“此何神功也,竟有如此之威利(通假字,通‘力’)”。

彭师傅收功,面色稍缓,言其中之奥妙。无非集全力于一点,喷发而出,可促气血涌动、清目醒脑、安心听讲之事尔,非要诛吾(并不是要杀我^_^。吾忙呼之曰:“彭师傅,请授我以功。”

自此,吾每必以彭师傅呼之,初时,其不悦,谓吾曰:“汝谓吾师父,汝乃吾之徒儿也,见吾则跪拜,何如?”。吾笑答曰:“此师傅非彼师父也,乃康师傅之师傅,吾偿谓修车补胎者‘师傅’,亦为师徒乎?”

尔后(与上文的“自此”,虽含义相同,但味道却不一样),吾每必以彭师傅呼之,以言语激之,时常诱导以玩笑。不意其性情乃迁,数shuo,屡次的意思)玩笑吾等,与前状判若两人(寥寥数语,说出了彭师傅性情上的变迁,我还以为这里要用很多笔墨描绘彭师傅后来变成什么样子了,结果这位天才居然只用了几十个字,给大家以丰富的想象空间,高,实在是高^_^。彭师傅之名,彭师傅之谓传于众口矣。至于今,吾等皆呼之“彭师傅”。

未几,昏昏之吾辈,皆出师(意思就是毕业了,什么出师啊,老师教的那点东西考完之后都还给老师了)。呜呼!胜地不常,盛筵难再。每念及此,吾必感慨系之,唏嘘不已。人皆言“无不散之筵席”,然也,然也。

其后,彭师傅应政府之号召、国家之鼓动,诲人于房山,欲以身化蜡,沥血呕心(一颗激情澎湃的心)。初时,以为得,育人教书于乡间,听命俯首乎校长(校长就是领导,领导就是老大)。偿有裸泳于村河之事,又有架剃覆巢于校舍之举(被领导派去掏鸟窝),更有诈醉于觥筹交错之间(政府的号召和鼓动,到了下面就变味儿了),不可谓不多彩,不可谓不单调,不可谓不乐,不可谓不苦,个中滋味,自知之。

后支教之契毕,乃为考研之事,未果。

乃入世,入吾等之列,觅职,拜为师(当了IT行业的培训师),为稻粱谋,索栖身处。

吾偿曰,稻粱谋、栖身处,皆不足虑也,亦不足为纲也。吾等虽无大鹏之举,亦非燕雀之辈也。

太史公曰,吾偿思,彭师傅初不苟言笑之(通假字,通“至”)如此之势(从当时不苟言笑到现在这个样子)。非性情迁也,其身已有此性,未遇知、诱之人事也(其时他本身就有这个性情,只是隐藏起来了,没有遇到知道和引导他揭露这种性情的人或者事儿罢了)

人云:“天降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然也。

人生无常、世事无期,若无跌宕生姿,惟图身形之安逸,于猪狗何异?吾观彭师傅之性情,必不为久困之人,以其法,以其道,戮力而为,必有升腾之举。然美玉亦有瑕疵,况人乎?如不信自,为杞人忧天之事,皆其瑕疵也。

吾偿闻,东山有兽,其型生则硕大无比,然其胆细若仓鼠。每有狐、狼之辈见于侧,必惊怖而走。约十余载,其胆稍壮,乃为龙吟,其势何啻猛虎!

由是观之,吾等皆为鼠胆辈尔。然吾等常记:万物皆有弃,惟留良善之心、青云之志尔。(据说后成了一句励志名言:什么都可以丢掉,除了良心和理想)

PS:写文章的是我,加粗体批语的也是我,裁判和选手都是我,哈哈~~~

想看所有彭师傅的文字,请点此链接:

http://www.youduoshao.com/tag/pengshifu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youduoshao.com/2012-02-27/201202271881.html

填写您的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